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12)

咳咳,有李佳佳出没,虽然没啥事。

——————————————

“小白,给市委去个电话,问问李达康今天的行程安排,要是下午或者晚上走得开,就请他来省委一趟。”沙瑞金摘下老花镜,开始吃午饭的时候忍不住就叫小白给人送个暗示,真是明明在一处搞得还跟异地似的。

“好的,沙书记,我马上就打。”小白刻意完全忽略掉领导的非正常情绪变化,尽职尽责的迅速去给金秘书打电话,并迅速回来汇报。“沙书记,李书记今天下午要去一个公司的生物技术研究所考察,说是有一个中外合作的科研与技术开发、还要商谈一个合资企业入驻的事务,晚上可能会晚点。您看怎么回?”

“这样,八点,八点应该解决了吧。跟达康同志说,八点我在办公室等着他。”沙瑞金满意的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应承。

小金在陌生的会议厅里替不得不亲自出去接电话的李达康应酬着,他的目光却不自觉的渐渐定在了那个来自美国的团队中的两个华裔学生身上,两个女研究生,其中一个,长得非常像他的书记,不像他书记的那几点——像欧阳菁。又是美国,这身份,毫无疑问。

李达康终于接完电话轻轻走了进来,回到座位上,小金发现他盯着的人躲在了同学身后。项目入驻的问题谈的非常顺利,李达康成功的让同样精明的美国商人把那还在萌芽中的意思变成了心向往之,身将随之。谈完正事,两人还随和的交流了几句,李达康这么多年稍稍生疏但还算过得去的英语,带了点儿汉东的味道,让人忍俊不禁,对方也用口音甚至更加蹩脚的中文回敬,“谢谢李书记,很期待再和您相见。”

对于此次高新技术开发项目,李达康也非常关注,在科研团队的带领下参观了研究所的不少地方。借着本科学习的优势,好不外行的时不时和负责的张教授交流探讨两句,一旁的美国教授也始终微笑的关注着这位作风出乎想象的中国官员。停步在一个实验室门口等张教授开门时,李达康一侧身看见了队伍最后的面孔,愣住了。虽然一年到头可能还见不了一面,但过度相似的面容怎么都让人无法忽视,那是自己、和欧阳菁的女儿。李佳佳先是和同学低声交流着,发现了李达康的目光也不躲闪,瞪了回去。

“李书记?”张教授不知道李达康为何突然出神,低声提醒了一句,李达康这才回过神来,抱歉的一笑,随后全神贯注地走完了全程。回到会议厅,李达康做了个简短的总结,大家休息时,李达康想趁此机会去找李佳佳。李佳佳挑衅的看了李达康一眼,拖着同学转身出了门。李达康也马上跟了出去,人走的飞快就要消失在拐角,“小金,去把人拦下来。”

“是,书记。”小金总算机灵了,没有问是谁,迈开大长腿准确的向李佳佳追去,李达康也随后而来。

“诶诶诶,佳佳,你拖着我去哪啊。”同学一脸无奈的跟着一向“温和”的李佳佳。“心情不好,出去走走。”李佳佳又加快了脚步。

“慢点,别走这么快啊。里面那么多帅哥看,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啊。就说那李书记吧,看年龄怎么说也过四十了吧,那身材叫一个好······”

李佳佳瞪了同学一眼,“你有完没完,成天盯着中年大叔,你要是喜欢,后面这不是来了?”同学一回头,对上了顶着大背头、表情略尴尬的小金秘书,后面李达康也在稳步靠近。

“那个······”小金一时有点纠结怎么称呼。

“我叫李佳佳。”李佳佳眯眼看着小金,“发型挺潮啊。”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李达康,也不再躲,抬起了头,脸上满是桀骜不驯,“李书记好啊。”

小金吐了吐舌头,“书记我先回去看一下······”

“佳佳······”李达康话到嘴边却说不出了,一向坚定的眼神此刻映着各中心绪。

“李书记有话直说,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李佳佳抓住了震惊无比的同学,给了一个不准出洋相的凶凶的眼神。

“什么时候回来的?”李达康咬着唇,低声问了一句。

“三天前。”

“待多久?”

“你没必要知道。看来李书记是没什么事,我的操作要到时间了,先走了。”李佳佳使劲扯了一下同学,转身强行拖走了,害怕下一秒,李达康就会发现自己眼底浮出来的一点动摇。

“佳佳······看过你妈妈了?”李达康几乎在喃喃自语,李佳佳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加快速度消失在了楼梯口。

飞快上了三层楼,李佳佳靠着墙蹲了下来,低着头,同学终于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佳佳,你怎么了?”李佳佳脸色不太好,“我没事。”

“要一个人待一会儿吗?”同学塞过来了一包纸巾,“我一会儿来找你。”

“谢谢。”李佳佳攥着那包纸,没有哭,要说不恨李达康那不可能,可她也没有勇气去指责、去当面痛骂,就算如何严密的逻辑也无法分析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恐惧。就像欧阳菁出事的那天,她没有接李达康的电话,不只是怨怼,或许,自己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这次跟着导师来国内,她目前连王大路都没有告诉。汉东的故土,只让人觉得陌生,或许有一句话说的对,她李佳佳,也是没有故乡的人。

今天的考察比预想中结束的早了一些,李佳佳也没再出现在人群中,她的那位同学似乎跟导师解释了两句,李达康心里很乱,却也没有再立刻去找他的女儿。上了车,闭目都是李佳佳那双与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睛,“直接去省委吧。”

目送李达康进了省委,小金想了想,给赵东来打了个电话。

 

“达康,你终于来了。”沙瑞金放下了已经开始看第二遍的报纸,示意李达康锁上门,等人坐在沙发上,从身后搂住,深吸着颈间的气息,“可算是来了。”

对于沙瑞金的挑逗,李达康只是发呆,沙瑞金疑惑地绕到了正面,这才发现李达康失神的表情。“怎么?遇到什么事了。”

“沙书记,李佳佳,我女儿。我今天见到她了,在从美国来交流的科研团队里。”李达康抬头生硬的吻了吻沙瑞金的下巴。

“没跟你说她回来?也没理你?”沙瑞金认真的看着李达康,安慰的拍了拍瘦弱的肩,紧贴着坐下。

李达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咬着唇不说话。

“以前跟你说过,我也有个儿子,从小也基本是他妈带的,我当时工作忙,后来离婚也就跟了他妈妈。他也恨过我一段时间,我有空也会试着沟通沟通,多和他说点儿别的。后来长大了,自己也懂事了,很多事情也就明白了。相信李佳佳是足够优秀的人,迟早,孩子们会开始可观评判父母,有时,他们学会原谅父母。”沙瑞金吻着李达康的眼皮,怜爱的抚着后脑勺,舔舐着这人眼中不再掩饰的悲哀。

“她······会吗?她妈妈是咎由自取,可我,瑞金,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李达康闭上了眼。

“对她有信心吗?”

李达康沉默了一阵,“我相信,她会很优秀,可是我。”

“她总会来面对的,达康,如果你同意,我想见见她。”

“真的?您愿意——”李达康眼中的兴奋一闪而过,“可我真的是活该。”

“别这样说,你为这个国家、这些城市,成全了多少小家。你值得······”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的眼睛,无限温柔。

“谢谢。”李达康笑了。

“跟我还说什么谢?”沙瑞金把手搭在了李达康的大腿上,缓缓摩挲着,“纾解好了,是不是也该关心一下我的感受,达康书记?”

李达康笑着封住了沙瑞金温暖的唇,自觉的跨坐在了沙瑞金腿上,“沙书记的提议我赞同。”

“组织很欣赏你这种坦荡。”沙瑞金托住了因使力绷紧的翘臀。

————————————

我真是罗里吧嗦拖情节拖的令人发指······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