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11)

前省长刘甲耀,已经定了是要去环资委,明天启程,在汉东多年,要送的人不在少数。中央八项规定之下,刘甲耀本想算了,沙瑞金却提出了就在食堂吃着便饭搞个简单的饯别,也做了新任一大批干部的欢迎会。

李达康没有想到,那位竟也会闻风,离开汉东之前来省委食堂考察了几分钟,对沙瑞金领导下的这种既顾及人情又积极响应党风廉政建设、把这种优良风尚真正融入生活的做法作出了高度赞许。

“宴会”的几大主角都做过简短的讲话之后,众多干部各自端了餐盘去打菜,而后就在一片较为轻松的氛围里三五成群的凑一桌谈天说地。满面春风的沙瑞金端着餐盘走过来的时候,李达康面前放着尽是绿色的餐盘,独自一人正在发呆,没有动筷子。赵东来正跟新副手打的火热,看李达康这边坐了沙瑞金,也只得放弃原计划。

“达康同志,不会又在想京州的哪项市政建设,这么入迷,对我都视而不见?”沙瑞金笑着用筷子敲了敲桌子。“瑞金书记,您怎么不跟田书记一桌呢?”李达康看了一眼胃口一向极佳的田国富在中间一桌,专心致志的看着碗里的肉,傅青松也一板一眼的吃着饭,吴春林则跑去了别桌。

沙瑞金摇了摇头,“我可没国富书记那么好的胃口啊。怎么,不欢迎我?你这儿反正也没别人,省委和省府的‘宴会’,吴市长还没回,市里可不就你一个人。”

“平时也都是一个吃,习惯了吧。”李达康吃饭一向也看着很有食欲,只是不怎么吃肉,身材别说在中老年干部里了,就是放在小年轻里也是一等一的骨感。沙瑞金还是稍稍收敛了盯着白色衬衫领口的眼神。“有我在,迟早有一天不习惯,信不信?”

“我信。”李达康笑得眯起了眼。

沙瑞金自然的往李达康的餐盘里夹了一块儿牛肉,“多吃点儿,你太瘦了。”

“大庭广众,沙书记您注意点。”李达康摇了摇头,还是夹起放进了嘴里。

这时候,刘甲耀走了过来,眼角的皱纹愈加慈祥,“瑞金书记,达康书记,白水代酒,一点心意。那件事,多谢······”

两人一同起身,“一路顺风,”愿有缘再见。刘甲耀多看了李达康两眼,才转身走到了下一桌,这次,是真的告别了。默念一声“彼此保重”,走向了正中的傅青松和田国富。

“有了这么一出,市里的工作,该顺利不少了吧。”沙瑞金低声和李达康交换着意见,不枉自己从北京回忙了这么多天做的争取和准备,汉东会在我们手上,越来越好的,两人相视坚定中隐隐温情。

傅省长到任之后的第二次常委会,以传达学习中央XXX指示为中心,依然维持了表面的平静。虽然不乏热衷于看热闹的人,但能坐在会议厅的人也都明白,一二把手要是真发生什么百年不遇正面冲突,那可不只是有一个人要滚蛋这么简单。

傅省长倒是不再热衷于在省府不断的开会了,虽是仍在时不时催着京州搞计划,人倒没再上门来个亲自视察。傅青松觉得眼界要开阔一些,不能只盯着京州,况且事实证明盯着眼皮底下的李达康也确实不能再搞出什么花样来。在沙瑞金颇为友善的多去走一走的建议下,傅青松带着没烧起来的火,干劲十足的跑到了吕州,寻找新的起点。

“国富,你看你是不是找个时间,再和傅省长好好谈谈,说的好好的同级监督,你这个纪委书记不带头,倒叫我代劳了?”沙瑞金略带不满的责备着依旧笑呵呵的田国富。

“我能找他说什么,纪委书记总不能跟省长说,您在京州待的,连政协那帮老同志都上我这来反应不得安生了,您看您是不是出去转转吧?”田国富摊了摊手。

“你这可是懒政啊,国富书记。连政协的同志们都跑来了,我看你的门槛都要给踩烂了吧。”

“那可不,你又没打算跟他‘划江而治’,都不是安分的人啊。”田国富终于平淡了下来,悠悠叹了口气。

“咱们说好的同级监督,这是什么话?”沙瑞金似笑非笑的反驳着。

田国富迎着沙瑞金的笑容,“我们对整个汉东负责,我还不知道你吗,把损失降到最小吧。这可不是你说人不要乌纱帽了的时候,我也提醒你一句,适时敲打一下,弄熨帖了就算了。就算他自己不当心弄出什么大动静来,于汉东也绝非幸事——”

“知道,我有自有分寸。”沙瑞金没让田国富再婆婆妈妈的说下去,“我们都等着吧,人算哪如天算啊。”

“有句话,论理我不该说······”田国富毫不遮掩担忧的语气,却被沙瑞金立刻打断。

“那就该说的时候再说吧。”沙瑞金大概猜得到田国富想说的是什么,当然不想听下去。

“就算李达康前几日,你也该知道,有些事就算大有益处,也不可能总是心想事成,处在这个位置上很危险。你想没想过其他可能······”

“谢谢提醒,不过我没妄想的毛病,也没精力费心思替别人计划什么。”沙瑞金不悦的岔开话题,三分钟内起身把田国富送出了门。

 

吕州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都是新官上任,吕州此前出了诸多事故,多重打击下,工作开展头绪难理,阻力也不小。此刻得了同是新官的省府最高领导——省长的重视,调研第一站的待遇,眼里都焕发出了光彩。傅青松在吕州诸事顺遂,干劲十足的上上下下跑了十多天,京州的事也就偶尔听听汇报了,此番出师顺利,就再接再厉,直接下一站,岩台。

对岩台,很多人的看法都是,这地方从名字开始,都透着一股贫穷的气息,这地方是真穷。不过用傅青松的话来说,应该是潜力无限,省府一把手,自然不会像省委书记一样,只是看看环保工程,他要让雄心壮志都要在手下变成现实。

傅青松离了京州,李达康也不会因此闲下来,有人开玩笑市委书记会有美国总统忙?小金秘书可以非常负责的说,不是有,是更忙。对此,赵东来和沙瑞金也分别持绝对赞同意见。

沙瑞金手头上事少了不少,就时不时想要和李达康多说两句话,李达康虽耐心陪着,每次也免不了严格控制时间,至于私下见面温存一下,更是难。

至于赵东来,就没这个待遇了,条条短信石沉大海,连人看了没看都不知道。最近犯罪分子也还算低调,还真没什么公事能让赵东来蹭点颜色来开染坊,连政委都说看赵东来有心事了。

当赵东来接到安排特殊任务的小警员的报告时,眼睛一亮,随机又担忧了起来。曾经出现过的和赵安澜的两个手下,有大量吻合特征的两个男子从吕州入境了。赵东来立刻加派了人手,亲自指导开展调查,一边捉摸着,该怎么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并不令人喜悦的情况。李达康的安全务必要保证,赵东来手里,现在是一省的警力,既然李达康明确说过赵安澜一定会冲他来的,那就更要保护好放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的人。如果能有个英雄救美的俗不可耐的桥段,赵东来想,自己也是非常乐意的。

——————————————

考凉一门后居然还异常兴奋的我·····又让大纲见鬼去了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