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李金李】初夜含娇(划掉)入洞房(上)

实在不知道取啥名字了,冷CP自救系列,本段李金

——————————————

如果要问领导给开车自己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此刻的小金非常有发言权。不过小金是不会去回答此类帖子的,因为他的领导,他的同性领导,给司机放了个假,自己开着车,载着秘书,回家——睡觉。

秉着你是领导说的什么都对的原则,小金没有对此提出任何异议,况且在李达康以自认为温柔的语气对自己表白的时候,小金的内心其实是暗喜的。所以仅仅用了一秒来纠结就宝贝似的抱着李达康的手提包上了车。也对,欧阳行长进去也有两年了,加上分居,十年了啊,谁能体会男人的寂寞。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连省委书记都又换了几个了,自己还在做着李达康的大秘,多么幸运。做贼一般的偷偷看着夕阳下的侧脸,小金舔了舔嘴唇,我的书记真好看啊。

“怕什么?要看就好好看啊。车进了市委大院,李达康发现了小金的小动作,笑着揉了揉油光水亮的大背头,把小金弄的反倒更加不好意思了。“来,进屋,杏枝回老家了,没人,别害羞。”

作为秘书,领导的家也不是没来过,只是岁岁年年人不同,上门睡觉绝对是人生第一次,空前嗯,不绝后。小金低头吃着李达康下的面条,脸红的厉害,李达康早就吃完了自己的一碗,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的秘书,几根几根的吸溜着,兔子似的可爱,“平时自己在家都吃什么?”

“啊?”听到李达康说话,小金立刻抬头嘴角还挂着一根面条,“我,我自己泡面吃。书记,您煮的面条可好吃了。”

李达康抽了张面巾纸递给小金,“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后别吃泡面了,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慢慢吃,我去准备一下。”

小金手一抖,准备什么?准备睡觉吗?内心不断打着鼓,做全套还是就蹭蹭啊,关于那个那个,书记到底知道多少呢······如果做全套,谁睡谁啊,虽然说李达康是上司,可是万一他不会做呢,而且自己年轻体力好,那里也不算小······呃,可是要怎么做来着?飞快扒干净碗底,小金掏出了手机,开始向度受学习。

“小金,看什么呢?脸这么红。”李达康从身后没收了正打开不可描述界面的手机,慢悠悠的浏览着,小金只想把脸埋进地底下去。李达康半挽衣袖的小臂轻轻搭在了小金的后颈,“小金,你喜欢这种姿势啊?”

“啊?我没······”小金慌乱之中对上了李达康的眼神,不知怎么就不再怯场了,“李书记,我只是想,学习一下。”

“爱学习才长进快嘛。学得怎么样了,嗯?”李达康笑意更深,居高临下的俯身吻上了秘书微微撅着的嘴。开始是小心翼翼的接纳,接着是间或的回应,随着呼吸的急促,变成了火热的交缠与退出时的不舍。“去卧室?”李达康揽住了小金的腰,小金喘着气看了一眼领导比自己细了好几圈的腰,乖乖站了起来,迈着交谊舞一般的步伐走进了卧室。关灯之前,小金分明看见了自家书记亦是殷红的耳垂。


评论(1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