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6)

昨夜沙瑞金纵然不舍为了不引起麻烦还是把李达康送回了市委宿舍,第二天一早李达康拖着快要散架的身子,强作正常的一步一步出了门。刚走了两步,正准备给小白打电话问问车怎么还没到,就看到了赵东来伸长了脖子在车门口张望着,看见李达康笑眯眯的打招呼,“李书记,早上好啊。”

李达康没好气没好气的对赵东来说,“看什么呢,脖子伸这么长。”

“我这是‘望美人兮长颈鹿,思君子也细蜂腰’,您看我是不是瘦了!”赵东来在市委大院里就开始耍宝,李达康白了一眼,“长颈鹿要张你这样早饿死了,还细腰呢,你整个就是一虎背熊腰。去去去,自己上班去,我有车。”

“哎,李书记,我可问了金秘书了,您的专车今儿可还在修,我跟他说了反正我也顺路,直接把您送过去,也免得麻烦再去找车了。”看着李达康明显不悦的眼神,赵东来赶紧又加了一句,“不信您打电话问金秘书,不,我给金秘书打电话,问给您听。”说着就掏出了手机。

“行了行了,不用打了。”李达康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秘书的德行,丝毫没有长进。“上车就上车,怕了你赵厅长不成!”

“哎呦,李书记,这您可就冤枉我了。我这退一万步讲也是乐于助人吧。”赵东来替李达康开了副驾驶室的门,李达康瞪了赵东来一眼,还是坐了进去。赵东来喜笑颜开迅速上了车,打火,“嘿嘿,顺便也借个东风,发展发展私人感情。”

“达康?”

“专心开车!”李达康靠在软软的椅背上,放松了不少,不再理会赵东来开始闭目养神。身后的不适感还是没缓解多少,自己真是吃错药了才会去主动勾引沙瑞金。疲乏感渐渐湮没,不觉就睡了过去。到了市委,赵东来缓缓停了车,看着李达康安详的睡颜,不自觉就微微颤抖着手抚了上去,却在刚触及时又缩了回来,不忍打扰,只是又贴近了些,将李达康眉间细微的变化都尽收眼底。

不知过了多久,李达康猛然惊醒,一睁眼就是赵东来巨大的脸,赶紧推开,“到了你怎么没叫我,谢谢,我走了。”冷不防被一把拉回了座位上,正要发作,对上了赵东来温柔的溺死人的眼神,“达康——书记,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

“去去去,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一身鸡皮疙瘩。”李达康错开了眼神,又要起身,有力的手掌已经搁在了腰上,“腰疼?”

“爪子拿开!”

“李书记,您这个年龄万一有什么问题呢,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看个屁!年年体检都没什么问题,没事赶紧放手。”

赵东来仍然没有松手,“您天天坐办公室时间太长了,肯定缺乏运动,长此以往总会出点儿问题。要不这样,明天开始我每天提前一个小时去喊您出来晨练。”

“你要是精力旺盛自己跑二环去,赶紧的,别耽误我时间!”挣脱了赵东来,拉开车门就跑了下去。

赵东来也随后下了车,追着李达康的脚步,“不想跑步,那就散步呗,那就晚上,晚上再一起吃个饭,我们四处转转。每天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哎,李书记您慢点儿走,您这是答应了?那就一言为定,我晚上再来接您啊。”李达康猛一回头,冷冷的看着赵东来,“赵大厅长,有完没完啊?不想干了就直说啊,下次常委会你辞职我头一个同意!”

“哎,那敢情好了,我觉得还是市局待着舒服,隔三差五的我就来找您汇报工作······好好好我不说了,晚上再来接您,晚上见啊,我也为您的安全着想呐。”赵东来冲李达康一笑,一路小跑离开了视线。

李达康叹了口气,赵东来不会来真的吧,要是愈演愈烈,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好在工作时间还能安生。

李达康吃完了小金去打的晚饭,在窗口瞟了一眼,果然有赵东来的车,摇了摇头,反正本来就打算加班。“小金,你可以下班了。”

“李书记,您不走吗?赵厅长在下面可等了好久了,这饭菜还是他给弄的呢。”小金满脸期待的看着李达康。

李达康差点儿把茶杯扔出去,“小金,还想不想干了!你让赵东来去打饭,你脑子也进水了!不想干了直说,去哪我都不拦你!”

“书记”,小金委屈的看着李达康,“我这也是关心您啊,这饭菜我不拿上来也要浪费了,况且赵厅长说他弄的都补身子。您这么多年身边也没什么人,赵厅长人多好啊。”

“你什么意思?”李达康感觉到了话里的不对头,警惕的看着自己的秘书,赵东来不会胡说八道什么了吧。

“我没什么意思啊,赵厅长那么会关心人,不知道您为什么最近总不待见他······”说着说着就没了声,李达康看着只敢看脚尖的小金,决定还是不问什么了,还是找赵东来好好谈谈吧,脑子进水了就要赶紧排出去。

“李书记,您可出来了,咱们去哪散步啊?您前年规划建成的那个湿地公园怎么样?”赵东来很熟练的替李达康拉开了车门,忍着没有扶。

“随便。”李达康飞快进了车,任赵东来口若悬河也不再答一句,直到车开到了目的地。两人进了一个四下无人的水榭,李达康示意赵东来坐下,“赵东来,我们谈谈。”

“达康,月色这么好,有喜事吧?”赵东来无限期待的看着李达康。

“赵东来,你要认清现实。你,上一段恋情失败了,不代表没有更好的等着你——”

“对呀对呀,达康——”

“听我说!”李达康把蠢蠢欲动的赵东来瞪回了椅子上,“赵东来,你其实是喜欢女人的对吧,这点儿毋庸置疑的吧?”

“不不不,达康,要是没有你我是以为我喜欢女人的。不过你有没有发现,就检察院那位吧,那也是富有男性特征的,所以,我对您的感情,那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赵东来乖乖坐好,一副汇报工作的语气,无可挑剔。

“那不说这个,我是你领导是吧,想要跟我发展关系是不是不应该?”

“李书记,这不是您说的吗,法无禁止即自由!真的没有明文禁止,我查了!”赵东来激动地凑了过来,“所以,达康,这点也不成立。”

“赵东来,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下。”

“我之前很冷静,这不是大彻大悟才蓦然回首了吗,灯火阑珊处,是你啊。”赵东来再次念出了那个悦耳的名字,“达康,达康······”

李达康扶额,“赵东来,就算落花有意随流水,那流水也无心恋落花。”

“没关系没关系,现在无心我可以努力嘛。李书记,您就给我个机会呗,这感情啊都是培养出来的,只要您别天天躲着我。”赵东来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拉住了李达康的手,“达康,我保证昨天那个吻,不不不那不能叫吻,绝对是个意外。咱们再试一次吧,我保证不会再有那么差的体验了!呃,要是你愿意的话······”

“光天化日耍流氓越来越顺手了?我看你这个公安厅长是要做到头了。”李达康颇为惋惜的摇着头,已经没什么好生气的了。

“李书记,这哪是什么光天化日啊。月上柳梢头,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光。”说着赵东来就唱起了京州古时的小调,伴着花乡水汽,李达康倦意上涌眼皮一阖便沉入梦境。赵东来守在一旁,解下了自己的外衣轻轻盖上,是让人休息一会儿再叫醒呢,还是直接抱回去呢,that is the question.


评论(2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