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东李】流水斜阳(3)

第二天一早,李达康看着办公桌前比昨天更加欠揍的赵东来,把调职文件照脸摔了过去,“赵东来,马上收拾东西滚到省厅去!”

“是是是,书记,我就那点儿东西,两下就提溜过去了。您看啊,这省厅离市委虽然远了那么一两公里,可是路上交通更顺畅,更方便我来找您汇报了。”赵东来捡起文件整理了一下,兴致更好了。

“该汇报不都汇报完了吗,没事出去!”

“书记,我还要继续跟您汇报感情问题呢。给个机会吧,不如我们试试?您看我这么,这么英俊潇洒、风趣幽默,出门能打虎在家能下厨,跟您处的也一直不错······”

“真疯了?”李达康非常头疼,来个沙瑞金弯的,自己因为沙瑞金弯了就算了,现在赵东来怎么因为失恋弯了,还偏偏缠着自己。要只是疯个两天倒还好说,万一这臭小子是认真的······就算不考虑其他影响,沙瑞金那个天天自己给自己找飞醋吃的,又要没安生了,到时候赵东来恐怕什么都还没闹明白就被······

“达康,我以党性的名义保证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向你表达我的真实感情,征求你的同意。”

李达康的指尖在桌上轻敲了两下,“赵东来厅长,那我对你的党性只能表示怀疑了。”

“达康,你放心,时间会证明一切。”赵东来坚定的点了点头,“书记,我先去工作了。”

“不送。”李达康看着赵东来出了门,“证明个屁!”

小金常年迷弟脸,在门口就直接跟刚刚高升的赵厅长一五一十回答关于自家领导的各种情况。“砰”的一声,满面慈爱的李达康无视了还没走的赵东来,“小金,干什么呢?”

“李书记······”

“怎么,想去给赵厅长当秘书?”

小金低着头看着脚尖。

“李书记,我跟金秘书说·······”赵东来赶紧开口帮小金解释,李达康根本没有理会,看着小金,“进来。”

李达康抽出了二十分钟的宝贵时间,对一向用着还算顺手的小金秘书进行了思想教育。行云流水一通说了下去之后,李达康心情终于舒畅了不少,打开茶杯喝了口清茶,“行了,你忙去吧。”

小金咬了咬嘴唇,有些胆怯的问道,“书记,您和东来局长,不、东来厅长,吵架了?”

李达康没喝完的半口水差点儿呛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小金。小金搓着手指,自言自语,“不会吧,东来局长人那么好,整个汉东就他对书记最好了啊。啊,我什么都没说,书记我去改文稿了!”看到李达康越来越凌厉的眼色,小金立刻落荒而逃。

“咚咚咚”,小金敲了敲门,“李书记,林市长到了。”

林副市长接替了丁义珍的工作,也兼了光明区的新区委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在李达康的鼓励下正干劲十足,然而今天却愁眉苦脸的。

“怎么了,光明峰有什么不顺利?”李达康向来喜欢亲自给下属倒茶,跟林副市长也共事了有几年,也不拘束,直接坐在了桌子上。

“李书记,之前您也去过一次酒会,您也知道这些开发商一个个老奸巨猾的,敲定一个项目来来往往要消耗多少精力。我不是叫苦怕累,但您看总不能我们在前面累死累活,后面人毫无顾忌就把好好的项目搞吹了吧。我们这么多天的心血付之东流,他搞吹了还振振有词!您看这······”

“满腹牢骚啊”,李达康点了点头,“说谁呀?”

“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个吕州来的易学习,自己还顶着一个警告处分呢!来了就指手画脚,两个开发商,直接就吓跑了!您说这,光明峰280个亿的项目,前有丁义珍,这么个主儿,让人怎么搞下去?”林市长气的使劲把自己往椅子里一摔。

“消消气,这个易学习,是有些偏激。”李达康还没想好下句要怎么说,林市长就立刻接上了继续吐槽,“岂止是偏激!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他自己在吕州被开发商忽悠,工业用地生生搞成了住宅用地,这个人——”

“行了行了,别说他以前了。那两个跑掉的开发商,有问题吗?”

“完全没有半点头绪嘛,咱们也说过了,以前的问题自己交代清楚了从轻处理,本来都稳住了,易学习这么来势汹汹······我跟您就不说场面话了,从古到今,凡是账目上的事,就算没问题,想要查也总能查出点儿问题来。他这么一搞,谁不怕啊,只要没到某种程度,这么多年彼此心照不宣,做了这么多年行政,谁不懂?”林市长气急,也就放开了讲着大实话。

“咳咳,别急别急,这个易学习——他可能还真就不懂。”李达康也有点儿无奈,“行了,我都知道了,出了这个门别再跟人乱说。我找易学习谈谈,他也是想着尽职尽责,别怪他了。光明峰还要你多费心,都不容易,理解。”

“李书记!我就知道您是支持我的!放心,只要没人拖后腿,我一定好好干!”得到李达康表态,林副市长立刻打了鸡血一般,迅速起立,摩拳擦掌继续去干活。吴市长从中央党校回来之后大概是会升职调走的,京州市市长,丁义珍倒下了,自己努把力做出成绩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当晚,李达康约了易学习到家里喝酒。酒过三巡,李达康只是旁敲侧击的提点了一下开发商跑掉的事情,易学习立刻跳了起来,大讲党风廉政建设,大有肃清天下的气概。李达康只觉得心累,易学习这个脾性怕是改不了了。遭受质疑之下,李达康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李达康绝不做任何腐败分子的保护伞!”不想易学习毫无触动,“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话不投机,易学习直接撂了酒杯,李达康没忍住脾气,也就把心底那点责任,那点想法吼了出来。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但愿这个时候田国富别找什么事。不行,还得找易学习谈谈,好好谈谈,不能在酒桌上谈。头疼。

真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打来电话的不是田国富,是沙瑞金。

“达康同志,你刚刚跟易学习吵架了?”沙瑞金了解李达康的性格,摩擦自然难免,第一次嘛,责怪的意味倒不是很强。

李达康带着酒气,正心烦呢,对沙瑞金那点儿问罪的语气异常敏感,也就带了讽刺,“哟,我这儿刚跟我的纪委书记谈了会儿话,闹了点儿不愉快,这么快就传到北京去了?”

“达康同志,你真是处理事情的态度吗?”沙瑞金听了这话,火气反倒蹿了起来。

“沙书记,市里的事,内部还没处理,省委书记就直接来干预了?你说我什么态度!”李达康显然非常不愉快。

“李达康,你这是在责问我咯?”沙瑞金强压着自己一贯的强势,没有立刻发火。

“不敢不敢。”李达康好像清醒了一点,怼沙瑞金怼顺口了,这么怼省委书记······

“知道不敢就好。”

“沙书记,您听我说,我检讨······嗯?”李达康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忙音。

沙瑞金有些累,决定先去养精蓄锐,至于李达康,等回去再慢慢收拾,好好收拾。


评论(1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