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紫陌红尘·尾声

“恻恻轻寒呀”,下了车,刘省长和沙瑞金进了省委大院,悠然漫步,“小梅飘雪杏花红呢,好景致,好月色。”

“甲耀同志好闲心。”沙瑞金感叹,柔柔的红杏,在月色下流光,细腻如绸缎,不觉也点了点头,“汉东春色好。”

“月是故乡明吧?”刘甲耀抬头看着云雾掩映下的中天满月,“今天十六。”

“是呀,那就不耽误甲耀同志赏月了。”沙瑞金没有兴致继续让老狐狸看笑话,赶紧各回各家。这人还真的是看不透,所幸不是对手,还是专心计划去北京的事吧。

春雨如织,眼前雾蒙蒙的一片水汽,擦得锃亮的皮鞋上没两步就溅上了泥点,“天公不作美啊,走吧小白。”沙瑞金把伞递给了白秘书,坐进了车中。

机场外,金秘书打着伞,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家领导,“李书记,您有什么人要送吗?”心中暗暗担忧,这不会是想前妻了吧,上机场来怀念?小金使劲摇了摇头,把各种可怕的猜测强行从脑子里扔了出去。

“这是飞走的第几架了?”李达康仿佛没听到金秘书之前的话一样,自顾自的问了下去。

“第七架吧。”小金有点心虚,模糊的报了个数字。

“几架向北的?”

“这个······哪边是北?”小金一脸茫然,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李达康摇了摇头,继续凝视着天空,有一架飞机呼啸而过,在阴沉沉的天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白线,渐渐散开,“这架是向北了。”

“诶,那边好像是白处长?”小金一眼看见了给领导打着伞的白秘书,“啊,那边是沙书记呀!”小金心情复杂的看着领导,您不会这么早跑这么远站,就是为了等沙书记吧?要不要打个招呼呢?做领导的学问真多。

“小金,往这边站一点,白秘书没看见你就不用过去打招呼了。”

“是。”小金往后缩了点,目送着那一行人离开。沙瑞金在完全离开两人的视线前似乎回了个头,小金吓得一哆嗦,赶紧看向李达康。李达康淡淡的笑着,“小金,伞都戳在我头上了。举这么久累了吧,我们坐一会儿去。”

小金看着许久又是一言不发的李达康,难道第二春了?不会吧,就算第二春,自家领导也不可能花这个时间的在这里犯傻的。

又一架客机北飞时,小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李达康出神一般的起身,脚步飞快的走进了无边水汽中。人独立,满面朦胧春雨洗尘,独行已久的心不知何时有了这么多眷恋。不曾耽于过往的人,暗自心惊,但愿自己能赶上沙瑞金的步伐,若有太平路,愿携手。

沙瑞金坐在床边,看着雾气中京州的一草一木草木渐渐变小,徒劳的寻找着李达康站的那一处,直到飞机穿过云海,目光所及唯茫茫。不知何时,已经有了牵念。

——————————————

甜的诡异的紫陌红尘终于写完了QAQ,好好酝酿下一部分,hiahiahia我要干坏事了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