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点梗·师生

高中生李,军训教官沙。

 

凌晨五点,同学们都还在沉浸在美梦中,集合铃响了。

“叮铃铃,叮铃铃······”接着就是一阵中气十足的吼叫,“十分钟内,所有人、到操场集合,准备出操!”

宿舍楼一阵鸡飞狗跳,不少人抓了衣服就跑,在楼梯上差点儿被人撞飞。李达康不紧不慢的一件件理平,卡着点往下走。

“李达康同学,你还差三秒就迟到了,知道吗?”沙瑞金肃立在队伍最前面,有点不爽的警告着天天卡点从来不在路上飞奔的人。

“报告!我从来没迟到过。”李达康的语速倒是不慢,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颇为低沉悦耳。

“归队!第一天5秒,第二天4秒,今天3秒,再过三天你不就迟到了?”沙瑞金黑着脸,莫名就是想跟眼前这个清瘦的小男生计较。

“不可能,我又没有强迫症非要等差数列。”李达康站得笔直,眼里却显然也有点不爽。

“那我们就走着看。今天5公里,都准备好了吗?”沙瑞金吹了哨,“预备——跑!”

过了两公里,不少人开始气喘吁吁,李达康显然是其中之一,甚至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报告沙教官,我要求休息。”

“李达康同学,别人都是一天比一天跑的远,你怎么每天都刚好在2.5公里不行了啊?”沙瑞金扶着李达康的手臂,托着人继续往前跑,“今天必须过3公里再停。”说完就有点后悔了,因为手中的胳膊实在是太瘦了,麻杆一般,仿佛轻易就可以折断。

“沙,沙教官······”李达康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沙瑞金吓了一跳,赶紧停了下来,“其他人继续跑。你怎么样,李达康?”

“我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李达康抿着唇,身体的重量却开始明显的往沙瑞金身上靠。“还是送你看校医吧”,沙瑞金有点不放心。

“不用。”李达康强撑着想要甩开结实的手臂,却一个不稳牢牢栽到了沙瑞金怀中。“别说话了,我送你过去。”沙瑞金托了一个战友帮忙看班,背起李达康向人打听校医的所在,路上的女同学摇了摇头,却回头多看了沙瑞金几眼,“长得真帅呀。”

背上的李达康抬了抬手指,微弱的声音,“在那边。”按照李达康的指点,七拐八拐的,沙瑞金终于看见了破旧的医务室,敲门进去,把李达康放在了椅子上。“医生,您看看,他不要紧吧?”

“哟,小李同学呀,又来啦?”校医显然跟李达康很熟,差点儿忽略了沙瑞金。“嗨,能有什么大事,低血糖呗。”校医轻车熟路的从柜子里拎出了一袋葡萄糖,“倒一点,给他冲一杯喝了。至于营养不良嘛,一半的孩子都是这样,没办法,农村来的没什么钱吃点好的。不用给钱了,算我的。”校医摇了摇头,“他要是还感觉不太好,就扶到那边儿睡一会儿。”

“你低血糖怎么没跟我说?”沙瑞金给李达康垫了一个枕头,让人靠的舒服点。“我不是报告了跑不动了吗。”李达康扭过头去,“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没什么值得怜悯的,我不是照样高中上的好好的吗?”

沙瑞金觉得自己按理应该道歉,却有点说不出口,“你好好休息,我要回去了,中午再来看你。”

“谢谢了。”李达康浅浅的笑着,稚气未脱的脸显得非常可爱。

没有等到中午,上午的军训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李达康就回来了。正好还在休息时间,一群女同学围着沙瑞金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眼睛里不掩崇拜,一个大胆的女生甚至开始问沙瑞金要地址,想要以后写信或者发电报。沙瑞金摇了摇头,“这个只能抱歉了,我们有纪律。”女孩子们的眼神里写满了失望,不过,马上又谈起了别的就把这点失望完全抛在了脑后。李达康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一边,似乎在冥想些什么,沙瑞金时不时的瞥向这里,总要忍不住多看几眼。同学们觉得今天的休息时间格外的长。

终于挨到了中午,李达康几乎是在人群的最后进了食堂,直接走向了那个人最少菜也最便宜的窗口。二两米,水煮白菜,坐在一边,专心致志的吃着。

“李达康?你就吃这些!”沙瑞金今天没有跟战友一起吃饭,看见这边人少就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却正好碰上了李达康。

李达康抬头看了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个年龄正在长身体,就吃这些怎么行?”沙瑞金坐在了对面,不由分说就开始往李达康的碗里夹红烧肉。

李达康皱了皱眉,“我说了不需要。”沙瑞金夹来一块儿李达康就立刻夹回去一块儿,清瘦的面容上写满了桀骜不驯。“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沙瑞金停下筷子解释道,“我只是想帮一下你。”

“谢谢,可是你想过没,你帮一个人能帮多少?你在的几天给我吃点肉,你走了我继续吃白菜,那这几天对我而言又有什么区别?”李达康真诚的对沙瑞金说,“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好心,沙教官。”

“达康同学,我方便问一下,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吗?”沙瑞金觉得眼前的不过十五六的少年注定不会简单。

“我?当然是先自力更生填饱肚子了。”李达康一笑眉眼都明媚了起来,“至少,现在还不想回去种田。”

沙瑞金笑着拍了拍毛绒绒的脑袋,“快吃饭吧,都凉了。”

 第四天,李达康还差2秒迟到,第五天还是2秒,第六天又变回了3秒。第七天,沙瑞金正思考李达康为什么迟到的时候,班长报告,李达康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今天有学生工作不能来了。沙瑞金点了点头,有点能耐嘛,可惜最后一天见不到人了。

部队的车开走时,许多学生都拍打着车窗,还有不少人哭着说时间过得太快,不曾好好珍惜。隔着车窗,沙瑞金一眼看见了在人群中显得十分高挑的李达康,他冲自己招了招手,李达康在笑,当沙瑞金终于摇下了车窗想看得更清楚些时,人已经不见了。

回到了部队,那个身影总是挥之不去,沙瑞金决定违纪一次,自作主张给李达康写了一封信。地址是记得清的,至于人名嘛,达康二字应该是有意义的,估计没错。

三个月,石沉大海一般,到底寄到了没有呢,沙瑞金自嘲的笑了笑,还是忘了吧。

三年后,沙瑞金即将专业时收到了一封信。汉东来的,李达康,铁画银钩的字迹让人很难与三年前那个瘦弱的少年联系起来。往事依稀又出现在了眼前,真是有缘,再晚两日,这信就永远收不到了,沙瑞金心想。

“博施于民而能济众。”沙瑞金笑了,果然非池中之物,若真的有缘,恐怕还会见面。到那时,会不会纠缠不清呢。

————————————

    @√ 依旧保量不保质👀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