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沙李】紫陌红尘(16)

李达康和沙瑞金到省委大院的时候,正遇上田国富出门。“瑞金同志,达康同志你们又谈工作呀?”田国富狐疑的看着近乎并肩、无比和谐的两个人。

“田书记,是刘省长约我去二号院等他。”李达康笑着解释道。

“国富早呀。”沙瑞金并不接茬,“一会儿跟我一起晨练吧?”

“不了,我去趟纪委,回来要请我们的育良书记——喝茶了。”田国富摇了摇头,似乎还挺可惜。

“行,那就不打搅你公务了。”沙瑞金点了点头。

目送李达康走向二号院,沙瑞金心里还是有点别扭,恋爱中的人真是可怕,却又忍不住时不时的往窗外观望。没过一会儿,汉000002静静驶出的时候,幽绿的玻璃后,沙瑞金无比确定两人是并排坐在后座的,虽然这毫无意义。接着是田国富带来的考斯特,装了个不知道是不是依旧风度翩翩的高育良,又开了出去。

李达康刚回到市委大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金秘书,“怎么了?在这儿等我?”“李书记,易书记到了,在您办公室想找您谈话呢。”小金一脸无奈的描述着这位火急火燎连宿舍都没去老婆都没看就直接跑来市委了的黑脸书记办完交接之后是怎么中气十足的要求见李达康的。“书记,我是真拦不住,他再在门口说下去,整栋楼都要以为新来的纪委书记和您杠上了。”

“我们今天原计划是什么?”李达康摸了摸水杯盖没有看小金。

“光明峰项目的进一步调研。”小金想了想汇报到。

“现在还早,进去看看易书记吧,他初来乍到,憋得慌。”李达康快步走进了大楼。“老易,你——”一句调侃的话还没出口,李达康就被花白的头发震惊到愣了三秒,这才不过几日啊。

“我怎么了?”易*学*习看见李达康立刻来了精神,反应过来李达康在说什么之后神色又黯淡了些,“好在省委沙书记、田书记都相信我。田书记还来了吕州亲自处理,我那个内弟,唉,真是混账!好了,不说这个······”

“老易,你赶这么急来京州还没好好休息吧,纪委的工作也不急在这一时,先多熟悉熟悉情况。我马上还有个调研,今天就不留你了。等这阵忙完,上我家喝酒去。”李达康做出了承诺,“红酒没有,啤酒管够。”

“好!那我就再去多摸*摸底,帮你清一清京州官*场的污垢!”易*学*习斗志满满风风火火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小金嘴角抽*搐,“书记,易书记他······”

“哪儿这么多闲话。”李达康看了小金一眼,吓得人差点儿一哆嗦,“是,我这就去安排工作。对了,赵东来局长还说有事要向您汇报,已经到市委了。”

“嗯,让他进来。”李达康摆了摆手,小金赶紧跑了出去。

“李书记,根据调取汉东几个机场的监控及工作人员指认,基本可以确定赵安澜已经离境,和她通行的两个人已经排查过了,有一个是出现在红色通缉令上的人。但赵安澜很多年前就已经是美国公民了,也找不到她涉嫌犯罪的实据,这很难办。”赵东来有些为难,李达康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如果她一直不回国······”

“就怕她还要回来。”赵东来很是担忧,“李书记,您要小心啊。”

“你一手抓的京州治安,可不能让我失望啊。”李达康温和的笑着,赵东来很少见到李达康的脸上呈现如此明媚,一时看得有些迷醉。

“想什么呢?行了,我要出去调研了,该跟沙书记汇报的及时汇报。省厅厅长出缺,机灵着点。你这个年龄,我看最好再婚吧,对了,你跟检*察院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

“哟,李书记这是在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呀,头一回呢!检*察院那个,有点意思吧,我努力。”赵东来笑得也快成了眯缝眼。

李达康已经一阵风刮得没影的时候,赵东来还在傻笑,小金秘书不好意思的戳了戳一点似乎完全丧失听觉的赵局长,“东来局长,我要锁门了,书记还在外面等着呢。”“啊,抱歉,小金你今天发型不错啊。”小金满脸莫名其妙,今天是怎么了,来了个易*学*习,连赵局长都不正常了。

李达康一忙起来,果然就会忘了时间,奔波一圈回来,晚饭也顾不上吃,又要赶去市委加班。走到门口,突然转过头,差点儿撞上埋头走路的小金,“你先回去吧,该下班了,不耽误你。”

没想到小金突然哭丧着脸,“书记,前几天刚分手。”李达康安慰的拍了拍小金的肩膀,“别太伤心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小金看着温和的不像样的自家书记,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炒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了句谢谢领导,默默去挤公交,想起自家书记还没吃晚饭,鬼使神差的给赵东来打了电话。

赵东来正在省委的会客厅等着沙瑞金,正好看了一眼手机,估摸还要等一会儿,就接了电话。“怎么?达康书记没吃晚饭,他的秘书还跟你汇报啊?”不知什么时候,沙瑞金已经坐在了赵东来旁边。

沙瑞金在笑,赵东来却觉得让人坐如针毡,不过虎胆英雄当然不会这么怂,第二秒就找回了状态,坐直身板开始汇报。

出了省委,正盘算着要给李书记带什么晚餐,就收到了正主的短信,“我已经吃过了,麻烦你了东来。”笑了笑,自言自语,“不麻烦不麻烦。”


省委书记办公室,李达康似笑非笑的看着沙瑞金,“我上食堂吃的,怎么,是不是又要问我和赵东来是不是旧情人?”

沙瑞金张了几次嘴,还是低声问了出来,“你们······是吗?”

“我想好哪张桌子了。”李达康起身去锁了门,拉上窗帘,指了指堆满各种书籍文件的办公桌,“你收拾一下?”

沙瑞金的面部表情瞬间变得非常精彩,没想到李达康居然真的打算在自己的办公室······自己看上的人,果然有胆量。不过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起疯一次就疯一次。想到之后还能顺理成章的解锁各种除家之外的地点,沙瑞金嘴角勾起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我知道你肯定在办公室放了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市委宿舍——连厨房里都藏了润*滑剂!”李达康鼓着腮帮子脱下了捂得有些燥热的外套。

————tbc————

评论(1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