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紫陌红尘(12)

一大早,沙瑞金就接到了前妻师文丽的二哥师文翰的电话,“老弟啊,文丽是不是跑去打搅你了?抱歉啊,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这么能折腾,我已经催她赶紧回北京了。放心,我在一天就不会再让她去胡搅蛮缠。听说你这些天不太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虽然退二线了,不少事还是方便打个招呼的。”

“多谢文翰兄关心了,我要主政一方,这些处事能力怎么能没有呢?是有些棘手,但还在可控范围内,你就别替我操心了。听说伯父病了?情况怎么样?我这里一时事务缠身没办法去探望,还请你替我向伯父问好啊。”经一夜修整,沙瑞金的精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声音听起来也是中气十足。

“唉,毕竟年纪大了,连我都六七十了,更何况是他。跟你我就实话实说了,风烛残年,没准的事,这个月还好过,下个月就很难说了。清醒的时候,他还念叨过你,虽然你和小妹分开这些年了,他还是拿你当女婿啊。”师文翰明显叹了口气,“头些年小妹跟你还挺好,她是我看着长大的,虽有些脾气,但也还算体贴。当年要不是看着你们合适,老爷子也不会搭这个线呀,没想到才几年就成了怨偶。她这些年一直在后悔,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想到她还是不明白,早就没有回头路这一说了。耽误了你这么多年,儿子也多年没怎么见,幸好小子还算懂事。”

“还是你理解我。你这个前驻外大使如今依旧消息很灵通嘛,给我多透点底?”,沙瑞金通过师文翰了解了不少京城的动向,心中明朗了更多,结束这段愉快的交谈时,李达康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连昨晚飞溅的碎瓷片都清扫走了。两人对坐,沙瑞金胃口大开,最后连锅底都刮了个干净,反倒衬得李达康细嚼慢咽的不似往日了。

沙瑞金准备主动去收拾碗筷的时候,手机响了,是白秘书的电话,“沙书记,好消息,侯*亮*平夜审刘新建,已经慢慢开口了。田书记不在,季检察长想问问您的意见。”

李达康接过了沙瑞金手中的东西,转身进了厨房,带上了门,打开水龙头将门外本就不清晰的话语声掩盖在水流中。“我马上去办公室,请昌明同志带上侯*亮*平尽快整理好材料来见我,注意保密,加点人手保障刘新建的安全,你再约一下中央巡视组的严组长。另外,跟国富和东来同志确认一下吕州的警力部署,随时准备收网,不能再让赵瑞龙跑了。”

“沙书记,我的司机已经到了,一起走还是?”估摸着差不多了,李达康开门出来。“你先去吧,我的司机应该也快来了。”沙瑞金取过搭在椅背上的领带,递给了李达康。

李达康的专车在快到市委的一条小路上抛了锚,司机试了很多次都打不着火,准备下车查看,李达康也一把拉开了车门,“你慢慢检查,这儿离市委也不远了,我自己走过去。”不等司机反应过来,就已经没了人影。

在快到大路的一个拐角,突然两个壮实的黑影拦住了去路,李达康毫无惧色的看着连面都不敢露的两人,身后一阵优雅的脚步声,“李哥,别来无恙啊。”一袭雪青色长裙的女子,满是成熟多谋的气质,眼角也不失狠厉,正是赵瑞龙的二姐,赵安澜。

“赵小姐,好久不见。”李达康没有回头,依旧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蒙面壮汉。

“哥哥连看都不想看我?我虽然不比当年,但也还不至于面目可憎吧?”赵安澜绕到了李达康身前,仰头与李达康对视,“哥哥真是风采依旧。”招了招手,两个手下立刻消失在了李达康的视野中。

“赵小姐好兴致,导演这么一出儿,就为了在这个街角堵我?”

“我如果说就是呢?”赵安澜笑中带了三分柔媚,李达康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完美的面部表情找不出任何破绽。“二十多年,还是这么不解风情。”赵安澜摇了摇头,“我请哥哥去对面茶楼上喝一壶单枞怎么样?”

“都是茶,我喝不出什么区别,还是别暴殄天物了,留着给懂的人品吧。”

“懂的人?懂哥哥的人,总不会是沙瑞金吧?我可提醒哥哥一句”,说着踮起脚,贴到了李达康耳畔,“别贴他贴的太近,到时候可不像跟我家一样这么好摘干净。我这杯茶,哥哥迟早要喝。”

“不牢赵小姐费心,看在老书记的教诲之恩,我提醒你一句,趁早收手离开说不定还有退路,还有瑞龙也是。”李达康向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两个壮汉立刻出现拦住了去路。李达康看了赵安澜一眼,赵安澜摆了摆手,“让他走。哥哥,我们后会有期,你走路可当点心,小心哪天翻了车。刘省长的事,我们慢慢计较。”

“那就后会有期了。”李达康没有回头。

赵安澜看着依旧挺拔的身姿消失在巷陌,修眉若蹙,“走,通知他们,按计划立刻解决掉刘新建。”

 

侯*亮*平审完了刘新建,松了口气,旁边陆亦可的脸上也难掩喜色,“送刘新建回去吧。”一出门就撞上了等了有段时间的季昌明,“多加点人手,保护好刘新建。今天参与审讯的所有人,在我回来前都不得离开这里。亮平,你跟我走,拿上审讯记录跟我走。亦可,你看好这里,务必保密。”

“检察长,是出了什么事吗?”陆亦可不解,表情却立刻严肃了起来。

“回来再慢慢说吧,亮平,马上跟我去省委。”季昌明难得如此火急火燎。

“您放心,这里我看着。”陆亦可点了点头,目送两人离开。

“沙书记”,季昌明带着侯*亮*平一进门就看见了沙瑞金还有另一个不认识的人,“这位?”

“介绍一下,中央巡视组严组长,严纳川同志。”沙瑞金立刻做了介绍。

“昌明同志,亮平同志。非常时刻,就长话短说吧。”严纳川冲两人点了点头,“刘新建的口供拿到了?”

“在这里。”侯*亮*平递上了材料,严纳川仔细翻阅了一遍,“很好,昌明同志、亮平同志,你们检察院的工作做的非常好,很及时。沙书记,下面你安排吧,我会如实汇报。”

“严组长慢走。”沙瑞金目送严纳川离开,“昌明同志,可以行动了,吕州那边我已经让他们准备好了随时收网,赵东来也快回来了。”

突然季昌明的手机响了,是陆亦可,“不好意思,沙书记是检察院来的电话,我得接一下,怕是有什么情况。”

“嗯,赶紧接吧。”沙瑞金点了点头。

“亦可,什么事?”

“检察长,有人刚刚对刘新建下手,幸好我们加了人手,刘新建只是受了伤,下手的人没拦住,跑了。他们下手的时候切断了监控,刘新建已经开口的事十有八九是传出去了。我已经请了林副检察长过来。”陆亦可急切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和亮平马上回去,马上聚集人手,省委已经有了指示,立刻收网。”季昌明坚定地下达了命令。

“是,马上执行。”

季昌明刚挂了电话,沙瑞金就开口说道,“你们赶紧去准备吧,先派人,手续再赶过去。一定要快,吕州那边我来。”

赵安澜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人,“怎么回事?”“二小姐,他们早有准备,根据我跟刘新建的两句交谈来看,他已经全说了。他死不死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您看是不是安排一下撤退?”

赵安澜咬了咬下唇,“你先出去,安排那部分人分批出境。”抓起了手机,拨通了赵瑞龙的电话,“瑞龙,马上出境。”

“啊?姐,这怎么回事呀,沙瑞金他自己一屁股屎擦的干净吗,我们急什么啊。”赵瑞龙睡眼惺忪不以为然。

“马上让祁同伟安排你出境,不能耽搁了,刘新建那里有问题,沙瑞金恐怕马上就要下手了。马上走!”

“行行行,我马上就给那祁同伟打电话,马上走。”赵瑞龙瘪了瘪嘴,翻出了“祁驴”,“祁厅长,你向上次一样给我安排一车,我马上准备出境。你们也赶紧跑吧,形势不对。”

“怎么了?瑞龙你昨天不还好好的吗,突然这么急着走?”祁同伟一面不疾不徐的应付着,一面看着高小琴搬了最后一点东西上车。“行行行,我给你安排,有什么事也不说清楚,你真行啊。”

“马上走”,祁同伟上了车,关好门一脚油门踩了出去。“连赵瑞龙都急着跑路,肯定是出大事了,记得我们的约定吗?”高小琴噙着泪水点了点头。

赵瑞龙迅速把随身物品收进了一个小皮包,刚打开门就被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拦住了,“赵瑞龙,你被捕了。”看着逮捕令,赵瑞龙的手提包从掌间滑下,重重的一声落了地。

赵东来已经回到了京州,“沙书记,冯副市长的事,已经排除了自杀的可能,因为现场留下的痕迹太少,一时也很难再有进展。”

“你辛苦了,这几天跑来跑去,叫你回来,是为了追捕——祁同伟。”沙瑞金拍了拍赵东来的肩,“祁同伟自今早就失踪了,可能携有枪械,十分危险,看你的了。”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