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紫陌红尘(11)

“沙书记,是我。”李达康稍错了半个肩头站在了沙瑞金身后。

“去看过陈老了?”

“嗯,刚出来。”

“他怎么样?”沙瑞金侧过身看着李达康。

“怎么,你没进去看?”李达康有些惊讶。

“没,我也刚来,想想还是不进去了。就在这树下站了会儿,没想到刚好遇上你。”沙瑞金自嘲的笑了笑。

昏暗的光影下看不清沙瑞金细微的表情变化,李达康点了点头,“陈老已经脱离危险了,只是毕竟年纪大了,身,难免恢复的慢,医生说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这次的意外事件是我处理的不好,也没能防患于未然,我向您检讨。”

沙瑞金摇了摇头,指尖若有若无的触及了李达康的手背,“是我该检讨,是我一时冲动。这种事本就不该由你这位市委书记来负责,我不该不管不顾,让你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跑去亲自解决。假如那个工人绑架的不是陈老,我可能根本不会太在意。”

“人之常情。”李达康轻轻说道,“况且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损害。”

“没造成什么实质性损害?”沙瑞金摇了摇头,“达康,你上次去大风厂还提心我行政干预司法的事要时刻警惕,这次怎么就不说了,防微杜渐不是?这种人之常情,对你我这种位置的人来说,太危险了。”

“瑞金,你是最近太累了。”李达康温柔的看着沙瑞金,将沙瑞金微凉的指尖留在了手心,“你在这儿站了多久了?你很少会手冷的。放心,今天谁也没耽误市委的任何事,绑架事件这么处理也在法律准许范围内,平时还说我,你自己也钻牛角尖。错误是有的,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是么?”沙瑞金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近来各方的麻烦很大?”李达康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

“你帮的已经够多了,达康,尽人事,今后的路,要看我自己的造化了。”沙瑞金叹了口气,抽*出了手,背过脸去,“达康,你会一直和我、这样吗?”

“我不知道”,李达康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回答,“我从来没奢望过,能有什么天长地久。只要你情我愿一天,我就想这样走一天。”

“要不是这里可能有监控,还可能有人看着,我真想先把你吻到晕过去再在石桌上来两次。”沙瑞金突然贴近,温热的气息直直的扑在面上,李达康差点儿红了脸,惊的后退了半步,“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达康书记顺便送一下我呗,我让我的司机先走了。”沙瑞金突然有了心情。

“那就走吧,沙书记请呀。”李达康按下内心的吐槽把人领上了车,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后排,安安分分的一路无话。到了省委大院门口,沙瑞金刚下车,迎面走来了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瑞金书记,不请我进去坐坐?”

“你怎么来了?”沙瑞金皱了一下眉,“今天不方便,我约了人谈工作。”说着转向车内,“达康同志,快请吧。”李达康无奈的下了车,挥了挥手让司机自己开走下班,默默跟在了沙瑞金身后。

“沙瑞金,我爸病重你就敢把我拒之门外是不是,拿我几个兄弟当摆设是不是?”女人直接挡在了沙瑞金面前,毫不客气。

“天色已晚,我请你一个有妇之夫进门恐怕影响不好吧。”沙瑞金漠然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

“沙瑞金你行啊,翻脸不认人,我今天还就偏要进去了,你想怎么样呀,在你们省委大院门口跟我吵一晚上啊还是动手啊?”女人斗志刚起,不依不饶。

沙瑞金摇了摇头,递给李达康一个抱歉的眼神,“介绍一下,我前妻,师女士。”李达康微微点了点头,算是不冷不热的打过了招呼。

“师文丽。”女人抬了抬下巴,走在了最前面。

进了门,李达康跟着沙瑞金先去了楼上*书房,取了本书静静*坐在书桌前翻阅。“抱歉,稍等。”沙瑞金关好了门,下楼正看见,师文丽一副主人翁的姿态,翘着二郎腿、十分自在的坐在了沙发正中。不自觉的生出了点厌恶,还是去倒了杯热茶,“请。”

“你忘了我不喝茶。”师文丽瞥了一眼,接下放在了茶几上。沙瑞金看了她一眼,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们复婚吧,你比他好太多。”不等沙瑞金的拒绝出口,师文丽接着说道,“我已经离婚了,不是有妇之夫。别忙着拒绝,你现在什么处境还不清楚?想要更进一步,跟我复婚是最好的选择。我爸是快不行了,别忘了,我弟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当心以后里外不是人。”

“你······我们十几年前就说好了互相放手。怎么,人到暮年,反倒又想折腾了。不管是你和我的儿子,还是你和他的儿子都二十多岁了,何苦呢?”沙瑞金缓缓说道,当年的回忆埋得太深,也不愿去挖掘,甚至不曾有过多少留恋,就算记起也充满了陌生的意味。

“沙瑞金,你这么多年都没再婚,怎么不是在等?当年我是有不对,可是出了点事你就马上抓*住不放要离婚,我爸也帮着你。可你敢说你和其他人就一点暧昧都没有?要不是你天天不着家,叫我碰见一次还是在鬼混,我怎么会气的和他······”师文丽说起当年的事还是很激动。

沙瑞金淡淡的说,“都过去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离婚之时我们就两清了。我是不是鬼混,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没其他事的话,你还是早点回住处吧,要是没开车,我找个司机送你。楼上还等着我谈工作,我该上去了。”

“我还偏就不走了,沙瑞金你想怎么办吧,叫你下属出来看看,丢谁的人!”师文丽嗓音立刻提了三倍,生怕楼上的李达康听不见。

“你要是今天实在不想走,客房就在一楼,凑合一晚吧,我先上楼了。”沙瑞金起身不再理会。

“沙瑞金!”师文丽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喝一声。

“我也不想这么晚给你二哥打电话,你来汉东,他不知道吧?”沙瑞金冷冷的扔下一句话,“适可而止吧,别太过分了。”稳步走上台阶。

“你!”师文丽气的拿起茶杯直接砸向楼梯上,清脆的一声,一地的碎瓷片和飞溅的茶水,拎起包,“碰”地一声出了门。

沙瑞金回头看了眼一地的狼藉,没有理会,继续向书房走去。

听见门响,李达康回头,“挺热闹啊,人走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回去了?”

“达康,你都听见了?”沙瑞金不确定的问道。

“省委的房子隔音效果一向不错,你说呢?”李达康放下书,看着沙瑞金,“我能问一句她来做什么吗?”

“她说想和我复婚,我拒绝了。”沙瑞金实话实说,语气中不掩疲倦,“事隔十多年,早就两清了,我也没想到她会再来找我,莫名其妙。”

“今晚,要我留下吗?”李达康轻轻*握住了沙瑞金的手,柔软而温热的触感,让人流连。沙瑞金隔着书桌俯身居高临下的噙*住了性状姣好的薄唇,“别走了。”李达康有些拘谨的回应着,轻轻推了推沙瑞金,“上次弄的还没好全,你悠着点。”

“放心,仅此而已。”

——————————————

取名无力····轻拍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