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紫陌红尘(4)

市委宿舍,昔日金山三人时隔二十一年,终于再次相聚。一番推杯换盏之后,酒意渐渐上来了,话也都说开了。一向温和忍让的王大路,说着说着一时伤感竟哭了出来,万分激动的为易学*习不平,扯着李达康要罚酒,李达康立刻接过,自己灌了下去。

都带了些醉意,李达康与易学*习谈到正激昂处,却见王大路已经歪在椅子上睡过去了。李达康抄起手边的一个纸团就砸了过去,“欸,达康,你又开始欺负大路了,多大人了?”易学*习无奈的叹了口气,“从金山就是,什么仇什么恨呀,吃了你这么多年的亏。”

“哎,有电话,老易你稍等啊。”李达康拿起手机,走进了一个房间,“白秘书?”

“李书记,沙书记请您来一趟,有事想和您谈。”

“嗯嗯嗯,嗯?哦好好好,我这儿正跟易学*习王大路——”

“电话给我”,沙瑞金拿过了话筒,“达康书记,你喝醉了?”

“微,微醺。”李达康舌头突然打了结。

“没事,那我去市委找你吧。”沙瑞金说完没等李达康反应就挂了电话,白秘书满脸惊愕,李达康这是得罪了沙瑞金吗?

“小白,你去吧,司机送我过去就行了。”沙瑞金穿好外套,立刻出了门。

“老易?老易?!”李达康回到桌前,易学*习已经趴在了桌子上,脸差点儿栽盘子里,晃了晃,一点反应也没有。“大路?”,李达康扶额,喊了杏枝来搭把手,死活把醉成烂泥的两个老同事扔进了客房的床上,想了想又扯了条被子把两个人一起盖上。

“杏枝,一会儿沙书记要来谈工作,你在房间里别出来就好了。”李达康扶着门框醒了醒神,“还有,这两个,先锁里面吧,要是听见什么大动静,还得麻烦你再照看一下。”

“哎,好的,哥,不用这么客气。我看着易书记和王总,你和沙书记谈工作。最近沙书记来了不少次了呀,领导挺看重你呀。”杏枝给李达康递了杯热水,高兴地琢磨着。

“瞎说什么呢,亏你也是共产党员,上回信访办那个侦查就做的不够啊。行了行了,早点休息吧。你哥哥我别再有什么错处就好咯。”李达康十分绅士的替杏枝开了门,把人让了进去。

刚洗了把脸,就听见了敲门声,胡乱擦了一把赶紧跑去开门,一个没站稳直接栽到了沙瑞金怀中。


有假车和敏感词

——————————————————

感觉第二部分刚开始就开了好多车呀····本来只是想加一段热恋期缓冲一下的,结果QAQ我是拉灯呢还是拉灯呢还是拉灯呢······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