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紫陌红尘(3)

昨天大概脑子不太对吧,这节重写···

————————————————

高育良对双*规侯*亮平的执着超出了沙瑞金的预料,侯*亮平手上到底有什么把柄让高育良不得不置人于sǐ地,不,不是有,恐怕是侯*亮平已经万分接近事情的真*相,而这个真*相,高育良彻底拖不了关系。

“囯富,根据目前的报告看,我们这位高教授的问题到底有多大?”沙瑞金看着高育良远去的身影轻声问田囯富。

田囯富摇了摇头,“那天对liú新建的审讯中止后就再也没什么进展了,几乎可以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还有,高育良一直在对季昌明施压,还好老季这次顶*住了,也算侯*亮平幸*运了。”

“猖獗一时啊,不妨再示弱一点,看看他们还能有什么动作。”

“嗯,好戏才刚刚开始嘛。”田囯富呵呵笑了起来。

不到两个小时,沙瑞金就接到了田囯富的电*话,“瑞金同志,今天什么时候有空,有件重要的事,我需要尽快跟你汇报。”

“怎么?这么快就有动作了?那晚上见吧,我让小白安排好时间,我们好好谈。”

沙瑞金在等田囯富来时,正跟白秘*书一起看着李达康给懒zhèng干*部训*话的直播,在自己面前的李达康除了关系不明不白的时候的冷淡、几乎是一向乖*巧,都说李达康坝道,究竟如何坝道,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啊,不过还挺可爱?(孙连成:。。。。。。)

白秘*书认真看着李达康振聋发聩的训*话,丝毫没有注意到领*导欣慰里有点chī迷的眼神。

“呦,看什么呢?”田囯富已经出现在了两个人身边。

“囯富啊,我们在看,李达康在懒zhèng干*部学*xí班上的重要讲话”,沙瑞金笑着招呼田囯富坐下,“精彩啊。”

“李达康有什么重要讲话?那我也看看。”田囯富也挨着坐下。

“孙连成?那个在你沙书*记那儿挂着号了的光*明区的区长?”田囯富皱眉,“李达康还真是,这话说的。嘶,这孙连成还有理了?还大*义凛然呢?”

沙瑞金也没想到这位以懒闻名的区长,这个时候当场bào发了,气乐了,“怎么作为?自己不作为还赖李达康了,这种人真是,怎么可能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心上,看来我那天说让他走人真的一点都不过分。”

“是啊,这种人,说起来也没有tān腐,纪*委还真查不了。不过俗话说,‘当*guān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mài红薯’,老百*姓的钱白白养着这样人,早该整治了。”田囯富的目光却也没有离开屏幕。

“像李达康这样的干*部,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成长起来的,他们是我们时代剧变的见证者但也同时是重要的创造者,他们辛勤工作了大半生,最恨的就是孙连成这种guān混子了。”沙瑞金领着田囯富进了门。

“所以你就让李达康在京州搞这个试点。”

“呵呵呵,我知道,他会比我*干得更精彩。”沙瑞金招呼田囯富坐下,“小白,一会儿把那个视*频发我手*机上,我有空再看看。”

“小白,给我也发一份我也认真学*xí学*xí。”

“好的,我这就给二位领*导发”,白秘*书小心的带上了门。

“我知道你欣赏李达康,汉东目前也需要他。但这样的干*部,最大的问题就是,泉力缺乏监*督,于他们自身也是很危险的。你看最近,达康同志的前妻不就出问题了吗?要不是侯*亮平,他就要愧对dǎng和人*民了,就是你这位省委书*记恐怕也难保他保得彻底。之前我劝你你说不急,现在欧阳菁的事差不多已经翻篇了,中*央那里也算是过了,往后呢?”田囯富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说得对,之前是我疏忽了。”沙瑞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这样,我看可以把京州那个软弱的纪*委书*记换下来,出了问题得起到实际的作用,光做李达康的出气筒怎么行?”

“我同意,况且最近有些同志也报告说,这个张树立不干净,趁早换了。”田囯富点了点头,“但是换谁呢,能给李达康提着点的人可不好找啊。”

“我看有个人可以。”

“谁呀?这么厉害。”田囯富不相信的摆了摆手。

“你很欣赏的,你极力推荐的,最近刚刚破格提拔的——”

“吕州的易学*xí同志?”田囯富拖口而出。

“他人品好,资格也够,派他到京州去做纪*委书*记,我看没人会反*对。”沙瑞金志得意满的笑了笑。

田囯富的心里又打了个问号,“可就不知道李达康欢不欢迎啊。”

“管他欢不欢迎呢?省委派去的,告诉他同级监*督的试点,就从省会京州开始。”沙瑞金很是愉悦,“到时候我找他谈话,易学*xí是他的老搭档,总不会排斥吧?”

从未见过这样语气的沙瑞金,田囯富皱了皱眉,“就怕这位也难管,易学*xí直了些啊。就怕明面上好看,实际也监*督不到什么,况且易学*xí也没有做纪*委的经验,这任务艰巨啊。”

“那就是你们纪*委系统要着重的了,说实话,易学*xí是不是个好苗子?好好培养吧。”沙瑞金笑得更舒心了,“一人解决一个,怎么样?”田囯富狐疑的点了点头,小声嘀咕着“这是为了李达康让易学*xí转行了?”

“囯富,你说什么?”沙瑞金猛然出现在面前的脸,让田囯富怀疑多年的老友是不是返老还童了,“没什么,哦,对了,我找你是因为——”田囯富解*开了西装的扣子,从内袋中mō出了一个信封,取出了三张照片递给沙瑞金。

沙瑞金刚瞥到了一眼,脸sè骤变,“这,哪儿来的?”

“不知道,有人塞在了我*的*门缝里。寄这三张照片的人肯定是有背景的,这个人对高育良和高小琴的关系非常了解,他是想让我们以此为线索,查一查,高育良。这样的人——”

“李达康的人,或者是侯*亮平背后的人。”沙瑞金来回踱步寻思着,会是李达康吗?如果是的话——不,一定不是,李达康不会知道这么多,如果李达康早就知道,那高育良绝对到不了今天,或是李达康自己到不了今天,“你说李达康向你问过侯*亮平的事?”

“是,他给我打过电*话,倒是坦然,没有幸灾乐祸,忙着京州一大堆烂摊子,也没多说什么,无非就是依fǎ*办事。”田囯富努力回忆了一番李达康当曰的话。

“嗯,你是说可以基本排除李达康在背后运作了?那么,这是侯*亮平绝地反击?有些能耐嘛,据说侯*亮平已经和高育良大战了好几回合,高老*师都无可奈何啊。”沙瑞金坐了下来,平静了不少。

“高小琴、高小琴,季昌明可是一直汇报说,高小琴是祁同伟的情人啊。现在看来——”田囯富起身看着墙面上的挂饰犹疑。

“如果,高小琴是高育良的情人,那就——”沙瑞金也感到了一阵胆寒。

“严重了。”两人四目相对,“原以为高育良只是不守zhèng*治规矩,任用了一些祁同伟那样的人,现在看看来,要严重的多啊。这直接涉及到山水集*团,油气集*团,那就更严重了,已经涉嫌违fǎ乱纪。”

“所以我一直怀疑,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泉*利和利益的交换呢?当年赵瑞龙的湖上美食城和湖畔huā园,那个传言,十有八*九是成*立的啊——”

“田书*记,十有八*九怎么行”,沙瑞金眼神一暗,“牵扯到两名高级干*部,必须要,证据确凿。下次我也向李达康再了解一下情况,你们纪*委也继续暗中调*查。”

“我看,该向中*央汇报了。”田囯富少见的严肃。

“是该汇报了,你准备一下材料,包括这三张照片的来历,务必查清楚。”

“是,我去准备。”

“那个环保基*金会高育良还来请我露面,赵家公子,现在怎么样?”沙瑞金随口问道。

“据知情人报告说,他人在香*港,想回来又不敢回来,估计是立春同志不让他的儿子回来吧。”

“那得让他放大胆回来呀”,沙瑞金谆谆善诱,“不回来,后面的戏可就少了主角啊。赵立春的前秘*书liú新建是落网了,可他交代的问题没有牵涉到赵家半点呢。还有,负责查案的侯*亮平也已经停职了,这些消息早就传到赵家了吧,高育良那里我也暗示了和立春同志不会撕*破脸,还不够?”

“高小琴也已经回来了,这个赵瑞龙,也不知道赵家究竟怎么回事啊。”

沙瑞金玩味的掏出了手*机,“不妨找*人提醒提醒他们,吓也要把人吓回来。另外,我看是得找达康同志好好谈谈,一是同级监*督,一是咱们汉东这场大戏,说不定能给我们什么惊喜呢。”

“你指望李达康告诉你?”田囯富给了沙瑞金一个关爱的眼神,“不到事情基本尘埃落定,李达康这种干*部会主动提*供什么线索?瑞金同志,你——”

“作为dǎng*员怎么能向组*织隐瞒重要线索呢?囯富同志啊,只要他知道,我自然就能问出来。”沙瑞金自信满满,“不然我们打赌?就怕他真的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

田囯富:“······”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