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良夜月明·尾声

良久,两人的唇才渐渐分开。李达康有些不舍,但还是坚定地推开了沙瑞金,“我该走了,这个时候,天亮再从你家出去不好。”

“没什么不好”,沙瑞金不想放手,却被李达康躲开了。“何必急在眼下?多少双眼睛盯着,等过了这段时间,做什么不行?今晚也是走,明早还是要走,况且现在还没过十二点呢。”李达康换好了衣服,整理了一番。

“我送你”,沙瑞金叹了口气,现在的确不是任性的时候,来日方长。况且,这人也在,心也在。只是食髓知味,不知下一次又得等到什么时候了,内心不免躁动。

虽然沙瑞金这次做的极有耐心,可以说的上是柔情了,但由于没有润滑剂,加上沙瑞金的尺寸也实在不小,李达康身下还是有明显的不适,只得努力让步履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清冷的月光将人影拉的很细很长,直到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沙瑞金才失神的离开窗前。

回到市委宿舍,李达康跟杏枝道了晚安,进了自己的卧室,这才放纵了全身的疲惫,心情却是不可言说的愉悦,难得如此安稳的入眠。

另一边,沙瑞金看着稍稍凌乱的被单,还有床另一侧凹陷的痕迹,无一不印证着刚刚的欢愉。可人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掉了,房间里似乎还散落着李达康的气息,却已经凉了。竟如此盼望他没有这么谨小慎微,纵意的相拥一夜,该有多美好?不禁怀疑起了之前李达康的主动温存,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这人究竟是心冷,还是把心底的热埋得太深?

竟胡思乱想了半天,看见破晓的微光时才强压思绪昏昏沉沉的睡去。

明日,骄阳似火。

————part one end————

一个短短的结尾,准备进入part two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