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良夜月明(14)

沙瑞金试着私下联*系过李达康三次,都被不咸不淡的挡回去了。再次强行赖上*门估计印象会更差,可是两个人究竟走到哪一步了,沙瑞金心里也没底。

沙瑞金没敢向小白请教这种经验,心烦意乱的点开了百度。怎么输入呢?额,“惹男朋友生气了?”刚输进去,后面度娘就自动关联了“怎么哄?”那就搜索吧。

上来第一条,“哄个屁,你又不是他*妈。”沙瑞金满脸黑*线的接着往下拉。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哄-知乎,看起来有点靠谱,还分阶段有不同的处理办法,嗯,熟悉期、热恋期、稳定期、磨合期。自己是属于哪个期呢?熟悉期?“不哄。以不变应万变,让他自己调整好心情。或者适当的哄一下。”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呀。下一条,“撒娇卖萌法”······哦,对了这是女对男。应该百度“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哄”,这回该对了吧,得意的敲了一下键盘,映入眼帘的是,“直接强吻过去呀!”沙瑞金“啪”的一声扣上了电脑,这网*民都什么素质?!

想去认错,李达康现在根本不理会呀,也拖着拒绝再私下见面。多花点时间陪着?太不现实了。这真是今生遇见的最难搞的人,自己还偏偏瞎搞了一次。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自己怎么就在李达康没有明确回应的情况下就——可是他也没拒绝呀?甚至行为上还煽风点火!沙瑞金无比懊恼。

“沙书*记,田书*记和吴部*长来了”,白秘*书轻轻敲了两下门。

“嗯,快请。”沙瑞金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回到工作状态。

田国富和吴春林联袂推荐了易学*习,沙瑞金听说了易学*习的经历,当即拍板决定要和田国富一起去吕州调研。

 

吕州,月牙湖游船。

易学*习讲起了月牙湖的美食城,讲到了周围小餐馆的拆*迁矛盾,沙瑞金果然问起了美食城久久拆不掉的问题。“赵家公子的买卖,谁敢乱动呀”,田国富明里暗里帮着易学*习,易学*习也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压抑了多年,有资本展示当然不能藏着掖着。“嗨,不怪普通老百*姓骂我们,这美食城那么久没拆掉,是我们失职。不过现在好了,赵立春同志那里我也打过电*话征求意见了,定期拆*除。”易学*习的面相憨厚老实,说话也十分朴实认真,沙瑞金点了点头,又微微皱了眉,“说起这美食城,是高育良和李达康在吕州搭班子的时候建的,那就是李达康给批的咯?”田国富笑呵呵的摇了摇头,“那倒不是,这是高育良批的。”

“哦?当时李达康是市长,这个项目反倒是高育良批的?李达康就没什么意见?”看见沙瑞金很有兴趣细听下去,田国富也没卖关子,“赵瑞龙这个项目,当年去找了李达康很多次,李达康都没给批,后来李达康就被调去了林城。之后,就是高育良批了这个项目了。”

“李达康做过赵立春的大秘,他没批,反倒是他调走了之后高育良给赵瑞龙批的?”沙瑞金想起了在林城,李达康对赵立春的语焉不详,渐渐有了计较,这个李达康究竟还能给自己多少惊喜?今后,多半李达康还回来找自己细谈赵立春的事吧。

“是,当时高育良的市委书*记,李达康的市长两个人在城建问题上就多有矛盾,李达康可是当时最年轻的大市市长。高育良对李达康的强*势非常不满,可又忌惮李达康和赵立春的关系,不敢怎么样。还曾经对别人说,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滚蛋。可是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最后滚蛋的反倒是李达康。李达康去了林城,好在,终究是干出了一番政绩,不然······”田国富叹了口气。

“后来,李达康在林城的副市长出了事,就因此错过了入常的机会,让吕州的高育良进入了省委常*委?”沙瑞金眉头锁的更紧了。

“是这样,八年后,李达康才从林城调到了京州,在赵立春的省委书*记任上一直也没入常*委。”田国富又补充道。旁边的易学*习有些懵的听着,这是来调研吕州的还是来政审的呀?

“说道李达康,易学*习,你和他在金山县搭过班子吧,你还是班长。”沙瑞金满脸深沉,“谈谈你对达康同志的看法。”易学*习摸不透这位省委书*记的心思,只得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我是县委书*记,他是县长。金山当时穷啊,不少人家里就一套衣服,大姑娘出门了,二姑娘就只能躺床*上。李达康一来就四处跑,调研,后来就鼓动我和时任副县长王大路,说要集*资修路。我之前也考虑过,不过金山真的太穷了,百*姓都没钱,也不理解,我也就没真正做下去。直到李达康来,他每天找我,说‘老易啊,我就是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也要逼着你扛起大旗,带领我们把这路修下去!我们为官一方就要造福一方百*姓,我们一任就五年。我们走了,金山的贫穷落后没有改变,怎么对得起党的栽培?’我们这才同*心*协*力的开始集*资修路。”

“这么看来,达康同志那个时候就很强*势嘛。你们都让着他就因为他是赵立春同志的大秘?”沙瑞金淡淡的问道。

“那倒也不是,还是他说的有道理,我们为官一方嘛,不能造福一方,五年一晃就过去了,问心有愧呀。不过李达康是真的强*势,当时县里就一辆破吉普,整天就黏在他一个人的屁*股上,成天四处开着去骂人督战。我和王大路都劝他,不能这么急。他就是不听,要不然怎么会出后面的事呢?”易学*习想起当时,不免也有些怨气。

“嘶”,沙瑞金很是诧异,“这个李达康,就一点都不知道党的组*织原则吗?谁是一把手谁是二把手他不知道?”

“可不是吗,要不怎么有人说,李达康做做书*记,书*记就是一把手,他做市长,市长就是一把手”,田国富突然也凑了进来,冷不丁加了一句。

“哦?”沙瑞金冷笑,“这么说,他李达康要是做了省长,那我还得听他的了?”

“当省长?”田国富摇头叹道,“他老婆都出*事*了,这省长他还当的了吗?”

“前妻,是前妻。”沙瑞金立刻冷脸纠正道。

“是,前妻”,田国富对沙瑞金如此不遗余力的维护李达康感到诧异,似乎有些过了啊。

“嗯,接着说,后来出什么事了?”沙瑞金又看向了易学*习。

“后来,一位老支书,死在了李达康没完没了的动员会上。”易学*习叹气。

“再后来,易学*习就和王大路把责任担了下来,易学*习被降职到了道口县做县长,王大路引咎辞职了。”田国富可是事事洞悉。

“你们就跟李达康关系这么好,主动帮他背黑锅?这事可是他闹出来的,他平时为人又那么强*势,这不是正好吗?”沙瑞金不解。

“谁说不是呢,当初事情一出,本来我们都觉得他是自作自受。可是我和王大路看着已经完工的一期工程和全面铺开的二期工程,都傻眼了,除了李达康,这路我们谁都修不下去呀!我这才找到王大路,一起讲错误承担下来,路还是李达康来修。他做过赵立春的秘*书,有那个什么,什么?”易学*习挠了挠头。

“政*治资源”,沙瑞金点了点头。

“对,政*治资源,我和王大路离开前,赵立春同志还专程来了金山县调研,肯定了我们修路的勇于开拓。”易学*习又回忆了不少当时的场景,沙瑞金却有些出神,很多资料上不曾现实的细节,让沙瑞金觉得李达康熟悉而又陌生,又问了易学*习不少问题,都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说过了借钱给王大路做本钱下海经商的事,沙瑞金又问,“你们是一个班子的同志,互相之间就没点私人感情?”

“没有”,易学*习十分斩钉截铁,“您不知道,这个李达康,除了工作之外别无生活情*趣,他连扑克牌都不会打!”

听起来真是令*人*发*指的语气啊,沙瑞金却想笑,李达康不会真的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吧?

近一整天的考察,收获颇丰,不仅收获了易学*习这只“麻雀”,还顺带了解了这么多李达康的过往,回去该开*会了,沙瑞金通知了白秘*书,邀请李达康一起来省委。

“沙书记”,回了省委,田国富又进了沙瑞金的办公室,“有个传言,关于当年吕州的,我想你可以听一听。传说当年,赵家公子,就是找高育良,以赶走李达康和省委常*委的提名,跟高育良换了美食城。”田国富悠悠的说着。

“这传言有多大可信度?”沙瑞金和田国富相对而坐。

“依我看,八九分,虽然还没有实证,但此事并非捕风捉影,以我多年的纪检经验来看。”田国富摇了摇头,“绝非历*史局限性。”

“那可就严重了”,沙瑞金沉吟半晌。

“开*会的话,除了李达康,还有一个人,政协的钱秘*书长也可以邀请。”田国富径自说了下去,“秘*书帮我还没摸清,这汉大帮可早就浮出*水面了。还有李达康,目前是可用,但你真的想让他留在汉东?搞经济建设确实是好手,但也保不准不会是第二个赵立春。你的示好,是不是有些过了?”

“当务之急,急在眼前。还没影的事,先缓缓吧。”沙瑞金也感到了一阵倦意。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