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良夜月明(12)

ooc,不温馨的初夜,没有逻辑。卡文卡的销魂之后我也不知道画风怎么也诡异了起来。

————————————————————

小金的电话。李达康想了想还是接了,说是前几日欧阳菁的事已经大概审明了,检*察院的人来知会了一声。只是听着金秘书忧心忡忡的汇报,也没有批评其中不太清晰的条理,等小金再也说不出一个字的时候,李达康挂了电话,坐回了桌前。

李达康沉默着,独自饮下一杯,沙瑞金也不问,只是替他又满上。杯盏皆已见底,两人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了一起。沙瑞金的右手慢慢覆上李达康搭在左臂上的右手,李达康反手扣住沙瑞金的手,“沙书记呀······”

沙瑞金俯身,带着酒气,贴近了李达康的脸,凝视着极好的眉目,“心情这么差,是因为欧阳菁?”李达康不自觉的浅笑,“是吧,可也不是了。”沙瑞金皱眉,也不是?“达康,你可知道,我喜欢你。”


一辆干巴巴又诡异的车


等到两人的呼吸都平静了,李达康睁开眼,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双目渐渐聚焦,“我还猜测呀,我大概是没有说过要请您来吃饭的,就算有,也不会是今晚。”随后,忍着下体强烈的不适,捡起了衬衫披上,抽了张卫生纸草草擦过,起身给沙瑞金泡了杯热茶。

“有烟吗?”沙瑞金将茶杯直接放在了一边,丝毫没有了方才的畅快。明明只是想借机让关系更进一步,怎么就直接跳过了······是酒精惹的祸,还是自己真的定力太差了?李达康到底是什么态度呢,当作一次意外纵欲了?意外的情感,就这样意外的搁浅了?

“戒了,也许哪个角落里有受潮的?”李达康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顾不得烫,灌了一口,分外清醒。放下水杯,一件件理好衣服,“抱歉,是我失态,还请沙书记海涵。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李达康出奇的冷淡,黑暗中只听得见沙瑞金的叹息。

良久,沙瑞金才起身擦了擦身前已变透明的一点液体,“我帮你洗澡?”

“您今晚回省委一号院?”李达康去开了灯,沙瑞金看见了一张毫无情欲痕迹的脸,颈侧的吻痕也已经掩盖的极好,只得点了点头,“抱歉,我并非——”

“慢走不送。”李达康疲惫的打断了。不想听,无论沙瑞金想说什么。失态的,真的是自己,没有拒绝反倒迎合的,也是自己。到底,算什么?沙瑞金,究竟想什么呢。喜欢吗?究竟什么时候开始,竟会为这种事心烦意乱。

——————————

太不擅长写车了.....要不以后还是拉灯吧ಥ_ಥ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