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怕痒的达康书记会是一种怎样的画风(3)

正文·三   前文

OOC,越来越OOC,底线被我吃了

 ——————————————————

“达康,要不,我们去一下医院?”

李达康手中的碗差点摔到了地上,“沙书记,我这,怕痒又不是病,医院治不了的。”李达康低声说道。

“哦?那你说说怎么治呀?”沙瑞金面无表情,“等你下次再把我踢下去?多踢几次是不是我就功能障碍了?还是以后每次就把你裹起来、直接进入正题?”

“直接······那不是很疼?额,没没没,沙书记,我检讨”,李达康还思索了几秒的可行性,估计再踹一次,那自己可能就真的后半生堪忧了。“我,我回头就研究解决方案,我给您写检讨。”李达康笑得万分乖巧,可以说是狗腿了。

“检讨?好,那我就等着你这位省委大院一支笔的锦绣文章了?”沙瑞金终于不再绷着脸了,“不过昨天的事怎么算?就这么过去了?”沙瑞金的眼神赤裸裸的在李达康的腰际徘徊。

“这,大白天的,我还有点文件要看呐,明天周一······再说我这方案还没研究出来呢,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李达康努力控制自己不往后缩。

“趴上来”,沙瑞金拍了拍自己的腿。

“沙书记······”,李达康讨好的喊了一声,看见沙瑞金笑意渐浓,只得认命的放下手中的碗,磨磨蹭蹭的趴了上去。


没车没车没车


星期五晚,月黑风高,沙瑞金搬回了一个大箱子。

————————————————————

 @沙李一生推 即将进入····咳咳阶段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