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沙李】良夜月明(9)

微东李,后面可能有东李追*求情节(part one没有)

—————————————————————

的确,自己缺一个能说说心里话的朋友啊。李达康给王大路打完电*话澄清了误会,多少年,不曾有人听过自己心事了,有好多话,竟忍不住想对人倾诉,找谁呢?王大路?至少还是先过了这阵子吧。脑海中隐隐浮现了沙瑞金的名字,李达康摇了摇头,自嘲的叹了口气,跟领*导走太近可不是好事呀,况且谁知道沙瑞金是一时信口还是刻意拉拢呢。那赵东来?不行,欧阳的事还没完,得避嫌啊。

好在,明天,明天就能了结了。


“李达康,你现在马上回家来办离*婚手续!”欧阳菁焦急的开着奔驰,一路向市委家属院飞驰。

“怎么了?不是说晚上签吗?签了一起吃个饭,我这里一会儿还有个会呢。”李达康不明就里,感到了欧阳菁语气里明显的焦急。

“你签不签,不签算了!”欧阳菁骂道“到底回不回来?”

“签签签!稍等,我马上回去。”李达康没办fǎ,错过这次,怕是再也没机会了,已经有了预感到十有八*九是要出*事*了,虽然仍然mō不清欧阳菁的问题到底有多大,但离*婚,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看着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李达康匆匆瞥了几眼,本也没什么好在意的,除了在文件上断了这段——早已名存实王的婚姻关系,提笔签下自己的名字,笔意却没有了往曰的潇洒、入木三分。

“好了,还需要二位的照片各一张”,民zhèngjú的工作人员提醒道。李达康转身准备去房间找,“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欧阳菁没有看李达康,从文件袋中取出了两张照片放在了桌上。

“也只有这份离*婚协议能让你放下手中的工作了吧”,欧阳菁面无表情,仿佛陌生人一般的陈述。李达康一时语塞,送了民zhèngjú的人出门。

“一起吃个饭再走吧。”“去机场吃吧。”“机场有什么好吃的呀,又贵”“那就不吃了,你送我去机场。”一份离*婚协议,欧阳菁就这么没有了吵架的兴致?李达康看着眼前手脚利落的关行李箱的前妻,当年那个年轻干练任*劳*任*怨的欧阳菁似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接过箱子,李达康跟在欧阳菁身后下了楼。

一路无话,直到司机说后面一直有jǐng*车在跟,欧阳菁才开口“别管他,赶紧往前开。”李达康转身看着欧阳菁还是有些担心,“怎么了?你没事吧?”“就算有什么事,也和你没关系”,欧阳菁淡淡的说,目光移向了窗外,“我们离*婚了”。

即使再次提到了王大路易学xí的事,两人仍然各执己见,却都没有了吵的意思,只是沉默了。在机场收费站,看到检*察院五辆jǐng车,如此大的阵仗之时,欧阳菁知道已经尘埃落定了。自己终究还是,放过了他啊。戴上墨镜起身,李达康下意识的就想要拉住身边的人,被欧阳菁不着痕迹的躲开了。是啊,早已没有了回头路,只是真正到了此时此刻,却是怅然。而后,李达康的尊严、对zhèng*治影响的顾虑才漫上心头。

侯*亮平有些疑惑地走到了车窗前,却见幽绿的玻璃缓缓摇下,终身难忘的眼神,纵使是一身正气的检*察guān也不免胆战心惊,随后玻璃又升了回去,汉O0009绝尘而去。侯*亮平这才缓过神来,强摄心神恢复了huā果山大王的悠游自在,领着陆亦可回检*察院报告。

半是jǐng告半是申明自己的立场,李达康给季昌明打了电*话,一个成熟的zhèng*治家啊。放下手*机,李达康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疲惫,“去市jú。”说完轻轻阖了眼。

赵东来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李书*记,失神的走进门,仿佛什么也听不见,径直坐在了赵jú*长的专座上。赵东来讪讪的坐在自己拉开的桌对面的椅子上,“李书*记,您这是怎么了?”“我妻子欧,我前妻欧阳菁,是不是真有问题啊?”李达康陷在椅子里,满面倦sè。

“前妻?”赵东来立刻抚掌,“哎呦,可算是离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那表情就差真的烧香拜佛了。李达康皱了眉,“你这是?”

赵东来赶紧正sè,“这欧阳菁——她还真有问题。”赵东来大概解释了检*察院和欧阳菁的事,李达康迅速抓*住了要点,“就她一个人拿钱吗?他们银*行其他人拿不拿,检*察院为什么就盯她一个人呢?”赵东来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职务犯zuì,主要还是检*察院那边在查了。”李达康本还有许多私心的话想要说,却止住了,跟赵东来,虽则两人都行的端正,但涉及职泉到底还是有些要顾忌啊。转而把话题引到了侯*亮平身上,赵东来知道,眼前又是那位兢兢业业的市委书*记了,不知怎么,有些失落。

季昌明理清了欧阳菁问题的实在证据之后,赶到了省委向沙瑞金报告,不忘试探风向。“他们双双去了机场。”“双双?”沙瑞金笑了,季昌明却觉得全身不自在。对京州市委书*记的夫人出了这样大的事沙瑞金似乎并不意外,对于李达康的表现也只是定性为“缺乏jǐng惕性了”,季昌明有些佩服李达康,短短这几天,就结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同盟?出了这么多事,新来的省委书*记对他竟还是如此明朗保护态度,季昌明便也顺着说了下去,不再刻意引导什么,原原本本的客观描述了。

“要感谢侯*亮平,感谢他保下了我们汉东的一位改*革大将啊!”沙瑞金肃然,饶是已经mō清了上级态度的季昌明,对如此不遗余力的保护也是错愕,默默离开了省委。

这个李达康,没感情了还送欧阳菁去机场?就这么不敏锐吗?看着挺聪明的呀,偏偏这个时候不知道耍个滑头,这不是自己找事吗。沙瑞金不由得有些生气,闹成这样,也只有自己这位省委书*记的明确态度,才能将此事对李达康zhèng*治生命的影响降到最低呀。目前,汉东的jú势不允许李达康出事,可自己不遗余力的保护,又有多少是出于私心了呢?如果到了今后呢?如果战略上李达康不再如此重要了呢,自己会忍不住保他吗?

思来想去,竟得不出确定的答*案。沙瑞金苦笑,何曾有过此番情啊。

——————————————————

被敏感词逼疯QAQ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