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沙李】怕痒的达康书记会是一种怎样的画风(2)

正文·二     前文(一)

沙瑞金的表情再次僵硬了,已然有了觉悟,今晚百分之七十是要黄了。自己提前做的那么多功课恐怕就要无用武之地了。xìng生活不和谐几个大字仿佛在眼前耀武扬威,沙瑞金很心塞。

死马当活马医吧,大不了我不碰腰,不咬耳朵了。于是抬起左手试探着点了点李达康衬衫的扣子,李达康抬起了右手,牵着沙瑞金的手,在自己的衬衫上缓缓摸索。刚解*开了两颗,拉扯间,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沙瑞金忍不住俯下*身,啃上略有细纹的颈,身下的人甫一触到就开始挣扎着往后缩。到了嘴边的鸭子怎么能飞了呢?将李达康的手制在两侧,沙瑞金贴的更近,将人牢牢圈在沙发的一角内,随后唇从颈侧一路滑*下,终于舔*到了衣襟半掩着的锁骨,满意的留下一串水渍。

身下的人明显的颤栗,已经软在了沙发里:“唔唔,别,别乱*舔”,声音也颤*抖着,“再乱······乱来,我可是会踢——踢人的,唔嗯唔唔,哈哈哈啊哈哈”。

“是吗?”沙瑞金抬起头,盯着李达康有些迷乱的眼,“达康同志,为了你的后半生着想”,沙瑞金阴恻的咬了咬牙,“我劝你最好别这样做。”回手“咔哒”一声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半路踹下车的···

清晨,沙瑞金呆坐在沙发上,满是疲惫之色,昨日的情景历历在目,怕是要成挥之不去的阴影了。李达康站在一边,乖巧的端着一碗红枣桂圆枸杞粥,觑着沙瑞金的脸色,不敢说话,等着沙瑞金开口,随时洋洋洒洒数千言的检讨。

良久,沙瑞金终于开了口,“达康,要不,我们去一下医院?”

李达康:“······”

——————————————————

额,感觉自己在干坏事······

求助:你们觉得下一步会怎么样呀,感觉自己快要撸不下去了TnT,完全没有车*技

两人是继续折腾一段时间呢····还是冷战呢·····还是沙素鸡开辟新大陆呢···还是从基础开始进展呢······


评论(1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