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良夜月明(8)

沙瑞金做了个梦,年少绮情,结尾总是淡然,忽然,李达康的笑容映入眼帘,温润而明媚,自己的心都快要被融化了。

梦醒,无非怅然若失。相思不可抑,却还得保持距离,但愿李达康眼前的危机可以快点了结。

第一次,沙瑞金对自己的情感感到害怕,怕自己抑制不住的就想去找李达康,只是想,看那个人一眼,只怕自己再也忘不了这音容笑貌。

但愿······ 


林城一会,李达康如释重负,沙瑞金对自己的态度简直比预想的最佳情景还要好了太多。甚至,是想要做知心好友?虽然不知林城共伴结庐是否仅仅是一句客套话,但沙瑞金的明确表态,让自己有了平稳度过的筹码。眼前,还是要尽快找欧阳菁,离婚!

在会展中心接到了欧阳菁的电话,听到欧阳菁说好聚好散的时候,李达康几乎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八年的煎熬,如此不真实的就要和平解决了?李达康笑了,却有几分凄凉。

独步亭台间,夜凉如水。明月皎皎,映在水中,寒光轻漾。水塘中稀稀落落的几点残荷,在月色间倒别有一番风味。进了水榭,李达康倚在藤椅上:多久不曾欣赏过这般夜色了啊,竟勾起了年轻时的那点情怀。如此,可谓惬意了,不觉已阖了眼,渐渐睡去。

“咳咳”,如此良夜,欧阳菁也被感染了,开口竟有了几分昔年的温柔情意,“你选了个好地方。”

“哟!来了呀,不好意思,你看这里,景色太好,我都睡着了。快请坐!”李达康马上坐直了身,开始给欧阳菁煮茶。

“你这当秘书的泡茶手艺,我今天终于有幸尝一次了?”欧阳菁习惯性的出言讥讽,看到李达康僵了一下的手,想到今晚是要好好谈离婚的,便没有再继续发挥了。

欧阳菁看着李达康纤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月光下,与瓷盏可以说是冰玉一色。岁月也不过给他留下了眼角的一些细纹而已,真是不公平呀。看着丈夫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然,当初让自己着迷的,正是这些,可惜二十余年,李达康对自己的风度却让自己觉得距离感越来越大,多希望有时候,眼前的人能不这么一本正经的对自己讲理,讲那些条条框框,讲他的党章国法,讲他的一座座城市。对女人而言,有时,一个不正经的吻就能解决一切。可惜这一生,选来选去,自己还是看走了眼。

说到金山的旧事,说道三个年轻人的风风雨雨,说道当年和易学习一起借钱给王大路下海经商做本钱,欧阳菁浅笑着,李达康也好似回到了血气方刚的青年时代。八年了,第一次如此融洽,似新婚燕尔,有说有笑。

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欧阳菁说不清到底是悔还是不悔,怨是肯定的,只是自己,也累了。

既然要散,条件还是要谈的,欧阳菁再次提起了让李达康给王大路批一块地,这次是要会展中心的地。李达康的笑容凝固了,好声好气的和欧阳菁解释,这是国家的东西,一分一毫都不能因为私人感情乱来,自家的两万块钱是自己的东西,全给了王大路也没什么可说的。

欧阳菁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压回去的话全都骂了出来。李达康听着耳朵都要起茧的谩骂,只是默然,他不想再这么没完没了了,但底线就是底线,决不能破。

“你想说什么啊,你别说王大路,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王大路劝我,我才不跟你离婚呢!”欧阳菁一脚踹开椅子,转身走出了水榭。

李达康下意识的就想阻拦,“欧阳!”

“你放心,明天签离婚协议!”高跟鞋的声音迅速远了。

李达康也一脚踹开了椅子,起身,有些心乱。

出了水榭,仰面看了看夜空,轻轻垂下眼帘:“星汉西流夜未央啊。”

———————————————————————

走情节走情节短短的走情节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