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real:剧毒无比,丧病至极,无照驾驶。

【沙李】怕痒的达康书记会是一种怎样的画风(1)

正文·一

“达康,我······”沙瑞金心情复杂,僵在半空中的手不知道是收回来比较好还是换个地方安抚比较好。

“没,没事”李达康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就是······”。李达康并不想暴*露自己怕痒的这个事实,因为——以前跟欧阳的时候,被发现之后就,有、点、惨。

李达康转身,双臂轻轻拥上沙瑞金的肩,两个人的脸缓缓贴近,终于,蜻蜓点水一般,贴在了沙瑞金的颊上。沙瑞金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马上伸出双手准备搂住眼前的人,仍然是在腰的位置,并准备调整一下脸的角度。

“嗷!”李达康一声惊呼,要不是沙瑞金搂的紧,就要再次弹出去了。“怎么了?”沙瑞金很是忐忑,却搂的更紧了一些。“不是,啊,哈哈啊哈哈,沙哈哈瑞哈金哈哈哈,你手别动!”李达康迅速从沙瑞金肩上撤下来的手,使劲按着自己腰上一圈牢牢的桎梏。“别动!别动!”

沙瑞金感觉怀里的腰在不停地抽*搐着,李达康好像其实是——在笑?“哦,原来,达康,你怕痒呀?”沙瑞金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终于释然,还好,不是抗拒我。

“没,没,没有,沙瑞金你放手!”李达康气急败坏,使劲抠着沙瑞金的手,却因为痒而笑的全身脱力。沙瑞金十分配合的放开了手,李达康迅速保持了安全距离调整着呼吸。

两人一言不发的一路走回了家,沙瑞金有些担心,今晚的计划还能顺利实施吗?李达康的腰,手感真不错,可是以后万一都不让摸怎么办呢?

事实证明,沙瑞金绝对是太乐观了。因为,李达康不仅腰不能摸,传说中的男性敏*感点,一个都!不!能!碰!

李达康坐在沙发上,沙瑞金从后面俯下*身,在李达康的耳后轻轻地吹着气,第一口,立竿见影的效果:刚刚还昏昏欲睡的人立刻弹了起来,在沙发垫的弹*性作用下还反弹了两下。沙瑞金目瞪口呆。

“好好好,我不乱*摸,亲一下总行吧。”沙瑞金委屈巴巴的望着刚刚炸过毛一脸惊悚的李达康,“达康,你······你也结过婚呀,难不成你跟欧阳菁?”沙瑞金的思维已经飞越了大西洋。

“停停停,沙书记你想哪去了,这能一样吗?”李达康也觉得有点对不起沙瑞金,但还是很警惕“你手放身后去,我来。”

沙瑞金没办法,一步步来吧,乖乖把手背在了身后,笑看着李达康一步步送上门来。终于,接触到了期待的薄唇,李达康的手扶着自己的肩,沙瑞金闭上眼,柔软的舌滑*进了彼此的口腔,唇齿交*缠,如此充裕的感受着彼此的气息,渐渐迷乱。沙瑞金下意识的就想将人拥入怀中,仿佛彼此拥有。

背在身后的手缓缓的抽*出,抚上了西裤下包裹的圆*滑而紧致的臀*瓣,还未上升到腰*际便感觉到了一阵颤栗,扶在自己肩上的手迅速将自己不安分的手拉到了身侧。沙瑞金不满,舌*尖继续向更深处探索着,完全制住了彼此的呼吸。李达康全身发软,渐渐放开了对沙瑞金的手的控*制,沙瑞金顺势拉过,两人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李达康喘着气,忍着没有把自己腰上的手打掉。沙瑞金一手摸*向沙发缝里找着早就准备好的润*滑剂,一面观察着李达康的反应。

“你在沙发里藏了?!你早就计划好的?!”李达康摇了摇头,一手拿起了沙瑞金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将自己的左手垫在了下面,再重新放下了沙瑞金的手,长舒了一口气。

沙瑞金的表情再次僵硬了。


评论(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