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香易冷

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fq mz wm he zy pd gz fz ag jy cx ys .乖巧)

【沙李】良夜月明(5)

常委会议室,沙瑞金还没到场,高育良和李达康正为省厅接走蔡成功的事不可开交。

“达康书记,别激动嘛”,高育良笑得越发温润,甚至伸出手友好的拍了拍李达康的胳膊,李达康盯着高育良的爪子,高育良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眼前是一只随时要炸毛的猫,“我激动了吗!”李达康的声音低沉到像要随时爆发。

“谁激动了?”沙瑞金迎面走来,眼神扫过高李二人,不曾多作停留,留下一句“开会。”这位省委书记,颇有不怒自威的气度。

高育良和李达康互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各自入座。

一上来,沙瑞金先阻止了李达康的自我检讨,转而就开始批评干部作风,高育良没想到,第一个撞到枪口上的竟然是自己的学生祁同伟,而且还是在自己警告了多次之后仍然万分没品的跑去了陈岩石家挖地。高育良在心里暗骂了祁同伟一万遍,可还是不得不强做镇定,全力维护自己这位唯一的接班人。听着沙瑞金和田国富一唱一和的暗讽,高育良理了一下思路。没想到——

“沙书记这个提议好,我赞同,我也投他一票”,李达康笑得人畜无害,又接着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人的讲,我们这位同志,那就是靠吹吹捧捧上来的。当年我在市委秘书一处——”

高育良不忘立即掺沙“准确的说,达康同志,你当时是市委书记赵立春的秘书”,笑得可以说是慈祥。

“是,我当时是市委书记赵立春同志的秘书,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祁同伟在市公安局做政保科长,立春同志回乡上坟,我和祁同伟陪同,他负责安保工作。祁同伟是真做的出来呀,到了赵家坟上,‘扑通’一跪,那鼻涕眼泪就下来了呀。”李达康自有本事将当日的事描述的让众位常委仿佛身临其境。众人皆是窃笑。

高育良咬着后槽牙笑着说道,“达康书记想说明什么?说祁同伟不是好东西,该拉出去枪毙?我看不至于吧。”

李达康还未开口,沙瑞金就凑趣一般说道:“不至于,不至于,列宁倒是说过,应该把那些马屁精都拖出去枪毙。但这是气话嘛,我们国际共运史上还没有枪毙马屁精的先例呢。所以,我们这位祁厅长,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呵。”

高育良怒从心头起,带着怒气诘责李达康有没有了解过祁同伟的家庭状况,有没有可能是触景生情。

李达康嗤笑,“我还真了解过,祁同伟的父母都健在,他们家是长寿家族。”

高育良听了李达康的话几乎要一点脾气也没有了。但他的政治尊严迫使他继续开了口,“即便如此,那有怎么样?违反了党章国法的哪一条?干部任用规定中的哪一款?啊?”

沙瑞金这才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位大教授,竟如此明目张胆,这是宣示自己的政治存在吗?毕竟高育良门生众多,可以说是在汉东省根深蒂固了,本来也是赵立春原定的接班人。不怒反笑“这话问得好,很有黑色幽默的味道嘛。”沙瑞金又将目光转向李达康。

李达康得了暗示,立即开口将了高育良一军:“我觉得这不是黑色幽默,既然依育良同志所说,这位干部什么也没违反,我们是不是应该按照正常程序安排他为副省长啊?”

高育良笑得温润,“达康同志别急于责问嘛,我的话还没说完。”

高育良从大批女干部的权*色*交*易,说道大面积的贪腐问题,法不责众嘛。大教授的辩证法,众人虽无法反驳却都有隐怒。

沙瑞金也趁机提出了冻结干部的提拔任用,只表决一位同志的任命——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最高检派来的侯*亮平。

说是举手表决,沙瑞金却带头先举了手。一把手如此明确的表了态,一般人就算有什么微词,也多半就此压下了。沙瑞金环视一圈,却见李达康犹豫了一下,反倒放下了举到一半的手。人生第一次呀,沙瑞金觉得,这个李达康,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给自己“惊喜”呀。

“达康同志是有什么异议吗?”民主的姿态自然是要做足的,况且沙瑞金本身也并不怎么生气。

李达康摆了摆手,“算了,不说了,我同意。”写在脸上却是明明白白的疑虑重重。

“哎,说好了,会上说清楚,会后不议论嘛。”沙瑞金反倒越来越有耐心了。

高育良见状,侧过身面对李达康说道:“达康同志,你是不是觉得这位侯*亮平同志是我的学生,你就——”

李达康猛一转身看着高育良,“这位北京来的侯处长还真是你的学生呀。”

“哎,我不是说了吗,这位侯处长是最高检反贪总局派下来的。”沙瑞金堵住高育良要说的话,再次解释道。

“好,我不说了,我同意。”李达康面色释然,举起了手。

沙瑞金笑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有了三分欣慰。

高育良看着主位上的沙瑞金,心里苦笑着,都说沙李配,沙李配,姑且不论有多少成真的可能,这两个人甫一见面,倒是默契的很嘛。

还有田国富。前两年倒是不哼不哈的,可也绝非善类,听说前几天还一个人去了林城见沙瑞金,鬼知道说了些什么,恐怕自己真的处境不妙呀。高育良更加坚定了只有安排好了祁同伟接班,自己才能安安稳稳的退休的决心,这个副省级,哪怕再难,他也得硬着头皮替自己的学生争下来,就算这位学生如此的······明眸善睐。

——————————————————

这个进度···我可能是实验做傻了

评论(1)

热度(48)